回到顶部
大漠荒颜
第四章 极乐天国

十五年前,被送到大光明宫的时候,他才只有十三岁。

命运中第一个大劫猝及不防地来临,穿越黄沙瀚海,被带往昆仑绝顶的途中,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差点冻毙。那个时候,同行的一个穿着破烂、面带菜色的孩子默不作声地一路照顾着他,不仅在沙漠里分出自己的食物饮水来给生病的他,到了雪山上,更把唯一的一件破棉袄拆了,扯了一半棉絮出来塞在他衣襟里。

便在那颠沛流离的雪山之行中,他结识了这个一生的刎颈之交。那个孩子没有名字,据说是回纥可汗献给教王的三百名少年奴隶之一。

一直到后来,那个孩子成为修罗场第一高手、被教王赐予了“墨魂”之后,才顺带着有了自己的名字:墨香。

他们这两个新来的孩子,刚到大光明宫时,按例被投入了六畜界。六畜界,那是一些没有任何武艺的孩子被训练为杀手的起步之处,人命在此贱如牲畜。虽然里面一开始人数庞杂,可因为惊人的淘汰,最后能活下来的寥寥可数。学艺的考验近乎残酷:每两个月便有一次正式对决,而每一次对决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因为六畜界里鼓励新杀手相互之间的暗杀行为,训练之余,每个人无论在休息、饮食、沐浴的时候,都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只要一个不防,随时都有被同伴杀死的危险!谁都不敢信任旁人,谁都不敢放松警惕,谁都不会忘记抓紧一切机会杀死同伴。

每个人都埋头苦练,只求尽快提高自己的武艺和暗杀技能,每个人都在孤军奋斗。然而,整个六畜界里面依然有一对杀手成了挚友:那就是他和墨香——他们一起切磋技艺,轮流提防外人,他们相互倚靠着,度过了六畜界最初一年的严酷淘汰。

一年后,最初进入六畜界的近千名少年中,只有寥寥二十多位活着进入了生死界。那其中便有他和墨香。

他们以全胜的战绩,一起并肩从修罗场的六畜界杀出。

十四岁时,他开始了在生死界的第一场对决,十招之内便斩下了对手的人头,获得了掌管生死界的“五明子”的赞赏,赐予了他护身的天蚕衣,并开始传授他圣火令上的武功。尽管一直挣扎在生死之间,在看到那样精妙武功的时候,少年的他还是惊喜万分。

在沐浴时,他忍不住向同伴透露了这个喜讯。然而同伴听了,只是不动声色地告诉他:他也已经获赐了天蚕衣,而且早在一个月之前已经开始修习圣火令上的武功。那一刻,第一次输给别人的挫折感让他深觉屈辱和愤怒,好胜之心油然而起。

那之后,仿佛就有无形的手在推动着两个少年往前急奔:他们以连自己都惊讶的勤奋来修炼着圣火令上的武功,进境惊人的迅速。那种动力,不仅来自在残酷的杀戮中生存下去的信念,更是为了心中那一点儿不服输的少年意气。那,似乎便是他们在那般恶劣艰苦环境下,挣扎求生的唯一力量。

他们的优秀震动了整个生死界,甚至连高高在上的教王都听说了两位少年杀手的名字,以慈父的名义赐下了两柄剑:“墨魂”赐予那个无名少年,而“承影”则赐给了他。应剑而名,那个无名少年终于有了名字。接受赐剑的两个少年联袂向玉座上的教王单膝下跪,然后彼此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那样单纯温暖的笑容刺痛了每个明教教徒的眼睛:在修罗场里,这样的笑容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出现过了——那一瞬间,一边遥遥望着的三圣女中,最小的一个美丽少女也忍不住微笑了一下。那周身焕发出淡淡柔光的女孩有着漆黑的齐肩长发,额上勒着丝绦,上面镶着闪光的石头。宝石下,她的眼睛亮如星辰,和旁边两位圣女的端庄死寂截然不同。

然而,玉座上随之而来的命令,却是:生死界的最后一场对决,由舒夜对墨香!

“什么?那个教王真是疯子!”听到这里,霍青雷忍不住脱口惊呼,“为什么要你们两个一决生死?那不是白白折损了一名精英?”公子舒夜笑起来了,眼里有冷冷的光,吐出一口气:“是啊,当时我也不明白。直到后来……我知道了一些世情人心,才明白教王的用意:就是我们最后的笑,让教王起了警惕之心。他不能容得修罗场里有这样‘朋友’,不能容得杀人武器有自己的感情。他生怕有朝一日我们两人会联手造反,便要提前在我和墨香之间割出一道裂缝来!”霍青雷悚然不语。许久,才低声问:“最后…是公子你杀了墨香?”既然直至今日公子还活着站在这里,那一战的结果是不言而喻了。

公子舒夜扬眉笑了起来,带着傲然和自豪:“不,我和墨香联手杀了监场的长老妙风。”进入比武场的每一对杀手,只有一个能活着出来——明教建立百年来,修罗场的优胜劣汰规则就是如此,从无例外。然而,十三年前那一对惊世少年改写了修罗场的历史。

大门重新打开的时候,两个少年杀手居然并肩走出!联剑携手,睥睨着大光明宫所有人。墨香把手上提着的人头扔向玉座,血污狼藉:地上滚落的,居然是监场妙风的头颅!

包括三圣女五明子在内,所有观战的大光明宫教徒都发出了低低的惊呼!

“我们可以为教王去刺杀任何人,可决不杀自己的兄弟!”两位少年并肩而立,两把长剑上都滴着血,他们两人也已经伤痕累累。然而眼睛里都有战意和杀气如烈火燃烧,宛如被逼到了绝境的两只小兽,不顾一切地想要开始反扑所有威胁到他们生存的人。所有大光明宫里的长老和使者长身立起、杀意重重地围住了这两位少年。

然而,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杀机中,三圣女中最小的圣女脱口:“不要!”满座的惊诧中,星圣女转身跪下,“慈父,请您看在他们的才能上,饶恕他们的不敬吧!”玉座上那个影子长久地沉默,审视着这两位已能杀死五明子的新锐杀手,仿佛有些举棋不定。令人窒息的肃杀氛围中,两位少年紧紧握着剑背向而立,随时随地准备和所有人拼命。在气氛紧张到令人无法忍受的刹那,玉座上的人忽地笑了。教王的手抬起,点向修罗场里两个满身是血的少年:“一起进入光明界吧。”

那一瞬间,他和墨香重重舒了一口气,感激地看向那名为他们求情的小圣女。

在到了昆仑的第三年上,他和墨香一起进入了光明界。这里是修罗场里杀手们的最高境界:超出六畜与生死两界,得大光明。那是多年苦练终于出头的象征,严酷的淘汰中,只有极少数杀手能活着进入光明界。而同一批来到大光明宫的三四百名少年里,只有十个孩子还活着——活着的,都成为了大光明宫顶尖的杀手精英。

而负责光明界的,便是日月星三圣女。

日圣女苏萨珊是波斯王的女儿,有着高高的额头,湛蓝色的眼睛,长发如金子一样闪耀,表情苍白而严肃。她执掌了光明界的教义谕示,每日给少年杀手们讲述教义,用各种方法不厌其烦地反复告诉这些少年:只有明尊是唯一的主宰,只有把生命和心灵奉献给明尊的教徒才能在死后进入天国乐园,得享无边无际的快乐。。

月圣女梅霓雅是回纥的公主,由于回纥在西域的霸主地位,她的身份在教中也极为显赫。她直接从教王那儿接受指令,统领着一群杀手精英,安排一场场震惊西域的刺杀。那个回纥公主有着男人也难以企及的老辣手段,做事周密,步步为营,深得教王信任。

最小的星圣女沙曼华,便是那一日在圣殿比武中,出声为他们两人求情的少女。据说那个女孩来自于遥远的苗疆拜月教,原本是教里的神女,她的名字也来自于拜月教里的圣花:曼珠沙华。拜月教被中原武林和明教并称为两大魔教,几年前和大光明宫结盟,为表诚意便派出了教中侍月神女前来昆仑雪域。于是,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少女身上兼具了明教和拜月教两派最精深的武学。

她出身远不如两位姐姐高贵,年纪也小了五六岁,在他和墨香进入光明界的时候,她还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女孩,稚气未脱、身段也尚未长成。然而让所有杀手吃惊的是:这位最小的圣女,负责的却是整个光明界的武学讲授!

第一次技击教授中,银弓金箭的少女展现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武艺,一连十箭将十位新锐杀手的衣角钉住,震慑了新到光明界的一干少年。然后,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女,就这样有些调皮又有些骄傲地骑在白狮上对他们微笑:“都给我叫师父!”

多少年以后,经历了无数的梦醒和梦破,他依然能记起十五岁时第一次看到沙曼华的那种震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呢?就像一场触手即碎的梦,半空翩然而落的雪。

或许年纪尚幼,或许因为自小专心于武学,星圣女沙曼华完全不同于她的两个姐姐,甚至和整个大光明宫里的人都截然不同。出身于拜月教的她,并不非常虔诚于明尊教义,而考虑到她同时信奉着月神,教王也没有勉强。她还是个孩子——在她的眼里能看到欢快纯真的笑容、温暖而真诚的关切,并不像前面六畜界和生死界的教官那般无情冷酷。她对于一帮少年杀手倾心尽力地指点,偶尔也会严厉地命令他们抓紧练习,可督促他们的理由却是:“如果你们不想下一次任务里送命的话,现在就给我咬牙练!”

如沐春风。经历了六畜界命如草芥、生死界残酷搏杀的生涯,进入光明界的杀手们第一次遇到这样温暖的对待,无不从心底里感激莫名。

很多年后,成为敦煌城主的他想:或许这也是教王的巧妙安排,让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杀戮气息的美丽少女来掌管光明界,便能一举将那些杀手们降服。

然而在那个时候,他只是同其他伙伴一样在心底偷偷仰慕着那个小圣女。他远远凝望她在光明界比武场上腾挪飞掠的身姿,记住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微笑,甚至她走过的每一寸土地,触摸过的每一件东西,偷偷亲吻她投在墙上的影子,魂不守舍。

“哈哈哈……很癫狂吧?”叙述的人忽然大笑起来,转头看着听得入神的霍青雷,“老雷,你想象不出我那时候走火入魔的样子吧?”

霍青雷尴尬地摇摇头——城主少年英俊,权势金钱更是样样不缺,在女色上也放纵,莺巢里畜养了无数各国美女,然而这么多年来,他从未见城主对任何一个女子真正留心过,到这年纪,公子舒夜依旧没有丝毫娶妻的念头,看上去似是冷面冷心的浪荡子。

“连我都想象不出自己那时候的样子。”公子舒夜披着长衣,在白玉栏杆上屈指击节,冷笑道,“可那时候我才十六岁,又是处于那样卑微的地位,你想象不出那时候我的心情。我真的是癫了一样的爱她——大约人总要经历这样的癫狂,一辈子里一次或两次。比如绿姬之于你,比如沙曼华之于我。”霍青雷不敢接口,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时候我整天魂不守舍,武学也停滞不前。结果在一次行动中、墨香那小子为救我差点挂掉。他事后警告我: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你很快就会害死我了。”公子舒夜眼神陡然雪亮,锐气寒光又冒了出来,“我自己可以不要命,却不能无视兄弟的血!那之后我就静心学武,每次都不敢看沙曼华的脸,只是牢牢记住她的话,回来埋头苦练。”

“两个月后,我赶上了墨香的进度。沙曼华一直称赞我和墨香是光明界里最优秀的杀手。”公子舒夜苦笑,“然而我和她一动手,依然完全不行。沙曼华那时候还小,只是觉得诧异——于是给我额外加小灶。那一加就加了两年,一直到我十七岁,还是在她手下走不过二十招,而且越来越差,几乎不堪一击……可是另一方面,无论多艰巨危险的任务,我无不完成得干脆利落。这让她越来越惊诧。”

“呵呵……”霍青雷忍不住笑了起来,然而才笑了一声勉强闭嘴,生怕公子变脸。然而公子舒夜只是微笑,仿佛回忆那一段时间的经历,让他的心变得从未有过的平静温暖:“就这样过了三年,沙曼华渐渐长大,越发美丽。她不再惊诧于我的失常,似乎随着年纪长大也自然而然地明白了,对我也越来越亲切。那时,我和墨香已成为杀手里的顶尖人物,为了让我们更加信奉明尊,日圣女苏萨珊开始对我们描绘天国乐园的景象,说将生命和灵魂都奉献给明尊的人,死后将飞升入彼岸的极乐之土,那里有人所想要的一切。”

“极乐之土?”霍青雷一惊,脸色慎重起来——公子终于讲到了关键!

“对,极乐之土。那时候我们是不相信真的会有乐园的——然而有一日苏萨珊带领我们在圣火前默祷,然后递给我们一杯酒,说喝下去便能看到真正的天国乐园。我们立刻喝了,然后——”公子舒夜脸色忽地苍白,看着莺巢里的一切,喃喃道,“极乐之土的大门,果然在我们眼前缓缓打开。”

只是一个恍惚,他们便从严酷冰冷的昆仑雪域来到了繁花簇拥的天国乐园。

那儿的一切都让无意闯入的少年们震惊:那是怎样一个琉璃宝石铸成的世界啊!黄金八宝树,翡翠碧玉泉,到处流淌着甘美的酒、醇香的奶、芬芳的蜜,林间有永不凋谢的宝石花朵,在泉水树林之间,无数珍奇鸟儿歌唱,见所未见的异兽徜徉。泉边、林间、迷楼里,来往的都是美丽的少女和英俊的童子,向每一个来客微笑,温柔地满足他们每一个要求。

经历了极端艰苦训练的少年杀手们心醉神迷,立刻沉浸于极乐之中。

唯有他有些迟疑,或许出身世家,从小也看惯了奢靡场景,所以他并未如伙伴那样立刻沉迷在狂欢中。他东张西望,总觉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然而,怀里是绝色少女温软的胴体,手里是羊羔美酒,甚至半月前任务中受伤的后背都完全感觉不到痛苦了。这奇迹般的一切又怎么会是凡间的呢?

那是天国——确实存在的天国乐园。这就是明尊许给他们的极乐之地,只要是明尊的忠实臣民,就可以在其中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旁边同来的伙伴都已迫不及待地拥着美女去寻欢了,连墨香都不知所终,只有他依然恍惚:如果乐园里能有任何想要的东西,为何……却看不到她呢?他魂牵梦萦的沙曼华!

他神志恍惚,怀里的美女却热情如火,投怀送抱,用火热的红唇和灵巧的十指撩拨起少年多年苦修中压抑着的欲望。他很快就觉得热血沸腾,将脑里那一丝疑问都驱逐殆尽——反正只是做梦……他何苦还要多想什么?

他燥热难耐地将那个蛇一样的美女按倒,动作生硬而粗鲁。而那个美女毫不介意,媚笑着抬足勾住他的腰,将身体贴近他。然而那一瞬间,他忽然感应到了什么,霍然抬头——前方密密的曼陀罗花里簌的一声轻响,一双眼睛瞬间消失了,悄无踪迹。

但他还是认出她来了!只那么一望,他如沸的血都冷了下去。是她!她看见了……她看见了!

他立刻跳起来,发疯般追上去,然而曼陀罗花后已经没有一个人。似乎离开得太急,一缕发丝被勾在了藤蔓上,迎风飘逸。他忘了自己是怎样失魂落魄地回来,坐在那儿不停喝酒,最后暴怒地将那个献媚的美人一拳打飞了出去。那是沙曼华……躲在曼陀罗花后面看着他的,是沙曼华!

她只看了他一眼,然而那双眼睛里的神色他一生都不能忘记。那里面蕴含了多少第一次流露出的感情:失望、愤怒、悲哀……以及爱恋。那是一个虚幻的天国之梦,唯独那个眼神却真实得刻骨铭心。

刹那间,所有乐园的锦绣繁华在他眼里都成了灰烬,那些娇笑着的美人、金碧辉煌的宫殿、随处可见的珍禽异兽变得毫无吸引力。他只是闷头喝着酒,不知不觉中神志又开始昏沉起来。

等到他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在那个寒冷而黑暗的房间内,床板硌痛他的骨,昨日吃剩的一角饼还在床头,背后的伤口里渗出了血。生存,一如以往那样严酷。什么都没改变。

旁边的床榻上,是十名先后醒来的同伴,一个个眼里还带着迷醉的懵懂,脸色潮红。

所有人眼里都出现了失落——看着现实里简陋的居所,想起昨夜梦里看到的天国乐园、旖旎美景,杀手们各自回忆着各自的美梦,纷纷议论。最后每个人都说,如果能回到那个天国乐园里去,并且永远呆在那里,那么真是死也值了!

在这个时候,日圣女出现了。苏萨珊庄严地告诉每一个人:这一次你们在梦里看到了天国乐园,应该相信它的存在了吧?它是每一个教徒的魂归之所,只要为明教尽力,死后便能前往乐园,永远享受那样的欢乐。

所有人都欢呼起来,只有他沉默着,眼里有隐秘的怀疑。他的手指探入怀里,摸到了那一缕秀发。那是他从“乐园”里带回的唯一真实的东西——此后,那缕秀发一直被他珍藏在怀中,直到那一日随着她的利箭,被射碎在胸臆的血肉里。

第二天,他在比武场上见到了沙曼华,刹那间,他的心里涌出了无数话想和她说,但却不知从何说起,又怕别的杀手听了去,只有讷讷无语。沙曼华的脸色却不同平日,眼里也少了以往天真的光,看着他的眼神里甚至有些阴郁愤怒。和她比试时,他照旧手忙脚乱,一败涂地,可这次星圣女却出乎意料地连下重手,几乎把他打得吐血。

旁边的同伴看得心惊,只有墨香在一边看着,嘴角露出一丝捉摸不定的微笑。

“不要再喝苏萨珊给你的酒。”在最后一次把他打飞之时,他听到沙曼华咬着牙低低说了一句,“不然我打断你的脊梁骨!”他自知理亏,毫不还手。心想着一切都完了,她看到了。

在扶他回房休息的时候,他最好的朋友压低了声音:“傻小子,星圣女喜欢上你了——你昨日去了天国风流快活,她今日便打翻了醋坛子。”

一向聪明的他这才回过神来,忍不住纵声大叫,惊得旁边所有杀手回顾。

“哦,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到了一个和莺巢一样的秘密花园。”听到这里,霍青雷那样的粗人也明白过来,“那个日圣女给你们喝的,应该就是这种叫极乐丹的迷药吧?”

“呵呵,是啊。那是‘慈父’对我们的慈爱——极乐丹是以大麻精加入曼陀罗、迷迭香等配成。只要服下去,就会感觉不到自身肉体上的伤痛,只觉得极度恍惚、极度欢乐。”公子舒夜冷笑起来,看着外头的黄金琉璃世界,喃喃道,“我听了沙曼华的嘱咐,再也没有喝下迷药,只是假寐。我清醒地看到苏萨珊带人进来,将迷醉不醒的同伴抬起,五到十人一组地抬入秘密花园。”

迷药产生的幻觉将所有美化,变得不真实:感官变得敏锐、伤口疼痛消失,身体飘飘然如入仙境。所有的一切都如此安逸、如此甜蜜、如此令人迷恋,让所有人都沉醉不醒,纵情狂欢——只是三五次这样的体验,迷药和天国就征服了所有人。光明界里的杀手们再也不怀疑明尊的力量,不怀疑天国的存在,虔诚无比地跪倒在教王玉座前。他们离不开那样的美梦,更离不开那样的药物。

慈父只许给了少年们一个美轮美奂的梦,就收买了他们的灵魂。

那些才十几岁的杀手视教王为明尊在人间崇高无上的化身,将他的每一句话当成神谕,他们再也不畏惧死亡,轻贱自己的生命——想着死后就能回归那个乐园,甚至把死亡当作一件盼望已久的事情,因此在每一次刺杀中奋不顾身,在失败或被捕前毫不犹豫地自尽,死的时候脸上犹自带着微笑。这样的死士让所有西域国家都惊骇不已,不敢轻易违背明教的任何意愿。

想象着无数少年面带微笑就死的景象,霍青雷禁不住怒意上涌,脱口骂道:“好恶毒!这不是骗去人命么?幸亏公子没有被蒙蔽——公子就是明白了这个真相后,才不顾生死地逃出来吧?”

公子舒夜摇了摇头,沉默许久,终于道:“我是为了沙曼华才逃出来的。”

霍青雷不解地看着他。公子舒夜抬手抚着胸口那个伤痕,静静地道:“我不怕修罗场。那时候我们相爱……只要有她在,地狱也变成了乐园——然而我接到的任务越来越危险,沙曼华总担心我会在下一次行动中死去;而我也变得顾惜性命,下手不如以往决绝凌厉。若不是墨香暗中救助,我只怕已死了好几次。”

长长叹了口气,仿佛回忆起当年的情事,公子舒夜喃喃道:“沙曼华担惊受怕,日渐消瘦——她本是拜月教的人,对明教忠心有限。于是最后决定,随我离开大光明宫。她偷偷告诉我:穿过后山那个乐园,有一条绝密小道可攀上昆仑的万仞绝壁,通往外界。翻过了绝顶,便是广漠。”

“她要和公子一起逃走!”霍青雷这才吃了一惊。公子舒夜微笑点头,显然多年后依然对沙曼华那时的决定感到欣慰不已,继续道:“我们约好在九月初九的子夜时分,一起逃回敦煌去。这事情自然极端机密,我只告诉了墨香一人——他是我兄弟,我不能扔下他,我想要他和我们一起逃离。然而出乎我意料,他并没有答应。”

“没有答应?”霍青雷惊讶地问了一句,“后来呢?”话一问出,他随即住口,因为公子胸口的伤痕回答了一切。

她没有和他一起逃出来……公子被缚在奔马背上驰入敦煌时,胸口贯穿着她的金箭。送他归来的那个人不曾现身,只在马头上用刀鲜血淋漓地刻下“公子舒夜”四个字。

那边,美姬膝行上前,柔声禀告早膳已经准备完毕。


分享到:0
评论
还未有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