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大漠荒颜
第七章 鼎剑侯

一直到公子舒夜回莺巢,霍青雷才回头向着拘禁二公子连城的地方走去。

考虑到他是城主的弟弟,又是帝都来的贵客,霍青雷只是点了他气海和双手穴道,并不对其镣铐加身。那个葛衫少年眼里依旧倔强,但听说要带他去母亲生前住过的瑶华楼时,便站了起来,跟在霍青雷后面。

在接近那座幽闭小楼的时候,又听到了绿姬的祝诵之声,声音低哑诡异。十年来,这个被幽禁的女子每夜都在楼里用巫术诅咒着城主,想要为主母复仇。

霍青雷听到那不似人声的咒语,忽然打了个寒战。旁边的连城二公子在进楼前忽然双膝跪倒在台阶上,对着黑洞洞的门里磕了三个头,眼神满含悲痛与仇恨。门内的墙壁上,悬挂着老城主传下的那一套盔甲。

他离开这座小楼已经十年。十年前,十一岁的他看着披头散发的母亲被神武军从里面拖出来,白绫紧紧绞着她的脖子。绿姬抱着他,捂住他的眼睛不让看,可他还是看到了:母亲原本艳丽雍容的脸上一片青紫,眼睛圆瞪,口舌间都是血。

而重伤初愈的长兄高舒夜,就这样坐在软榻上冷冷看着,吩咐军士将被缢死的瑶华夫人放入棺木,等上两天,好和垂死的老城主一起下葬。

他挣脱了绿姬的手,冲过去撕咬长兄,却被军士们拉开。高舒夜冷冷看着这个十一岁的弟弟,忽然抬手做了个手势——周围一片利刃出鞘的声音。但公子舒夜又摇了摇头,极疲倦地摆手:“不杀。送入帝都去。”十一岁的他,就这样被送离故土,远赴帝都长安,做了一个人质。

他看到过其他属国质子在帝都的遭遇:度日如年,如履薄冰。因为如若两国局势一有变动,那些质子的人头便首先被斩下来,放到金盘里被送回故土。而他那个阴鸷多变的长兄高舒夜,心里只怕所谋也大吧?一旦高舒夜不甘于只做敦煌城主,稍有异动,他在帝都便人头不保。

若不是在帝都遇到贵人相助,十年来替他周旋一切、教导他提携他,他早成了帝都激烈权力斗争中的牺牲品,遑论十年后还能带着帝都旨意返回故土。想着往昔种种,他眼睛里不由得露出了深切的仇恨。

“你这种眼神是什么意思?”霍青雷忽地冷笑起来,似是压不住多年的义愤,“公子对你够好了!不然十年前就该把你和瑶华夫人一起杀了,以绝后患!”

高连城霍然回头,瞪着这个长兄的爪牙,怒斥:“你这奴才,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不许辱及我母亲!你不过是我们高家的一个奴才!”

霍青雷冷笑:“你母亲?我告诉你,要杀你母亲的,是老城主!你知不知道你那好母亲做了什么?她在公子十三岁的时候,竟勾结明教妖孽想置他于死地!在公子千辛万苦回来后,她又一次次谋害——老城主知情后,就派人缢死了那个女人,才能放心去世。”

“胡说!”连城因为震惊而提高了声音,“胡说,我母亲从来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她怎么会杀舒夜?怎么会?”

霍青雷铁青着脸,拼着把家丑揭穿:“你去问问刘老侍卫,去问问张嬷嬷!府里老人们哪一个不知道!不过是为了高氏的面子,对外只说夫人暴卒罢了。公子对你也算仁至义尽!换了别人,能容你活到今日?”

连城瞪眼看霍青雷,连连倒退:“我母亲不会杀人……不会杀人……她信佛,她从来不杀生!不信你问绿姬。”倒退中,靴跟碰上了门槛,连城猛地一个踉跄,但有人从门里扶住了他。

绿姬不知何时已到了门口,站在幽暗的阴影里扶住了少主人:“不错。二公子,夫人是个好人,她爱你至极,为你所谋更是犹恐未尽。”顿了顿,黑影里的绿姬注视着莺巢里的灯火,咬牙低声:“偏偏,有个人却挡了你一世的荣华富贵——夫人怎容得他!”

连城霍然呆住,看着暗影里露出侧脸的女子——这是绿姨?童年时那个抱着他到处走,看西番人吞刀吐火、看商队驼铃、看长河落日的绿姨?十年不见,眼前这张刚过三十的女人的脸,竟然变得这般苍老可怕。他陡然觉得一阵陌生。

霍青雷凝视着绿姬日渐苍老怨毒的脸,眼睛里的光芒也转为沉痛。

“绿儿,何苦。”他忍不住再度开口劝说青梅竹马的女子,“你看,二公子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昔日的恩怨也就不要再提了——毕竟是骨肉啊!城主不会为难二公子,照样地同享富贵。我去求城主允许,娶你过门,大家好好地在敦煌生活下去,这不好么?”那样诚恳朴实的话,从这个手握重兵的将军嘴里说出来,带着让人不得不相信的力量。

连城脸色依然苍白,似乎还未信母亲昔年曾设计陷害长兄。然而绿姬冷冷看着霍青雷,忽地笑了笑:“好啊,如果你担保高舒夜不加害小公子,我就嫁给你。”“好!”霍青雷喜极,脱口答允,忍不住上前一步拉住了绿姬的手。

绿姬微微挣扎了一下,便侧头向暗影里。女子的双手枯瘦如柴,冷而潮,神经质地不停颤抖着。隔了十年终于握住了这双手,霍青雷悲喜交集,久久不愿放开。

却没看到,侧头向着暗影里的女子眼里簌簌落下一行泪水:小霍,青梅竹马的我们,竟落到了这般谈交易般出售感情的地步了么?

深秋的敦煌城,又陷入了一贯的繁华和喧嚣。

驼队进进出出,各国商贾鱼贯而入,觐见城主,逢十抽一的高额赋税让他们腹诽,却只有无奈地拿了盖过玉玺的过关文书出敦煌去,盼望到了目的地能卖出更好的价钱来。

公子舒夜依旧是这一方生杀予夺的帝王,决定着古道上这一重镇的一切。他依旧如往常那样奢侈放浪,却同时也将城中的政务军务安排得井井有条。没有人敢破坏这铁一般的秩序,更没有人敢问:前几日归来的二公子连城,如今又如何了?

瑶华楼里却渐渐有了人气,不似以往死寂阴沉。

应该是取得了城主的认可,这几日霍青雷往瑶华楼里来得明显多了起来,脸上带着喜色。绿姬的神色却只是淡淡的,偶尔也顺着他说一会儿话,眼神却躲闪。霍青雷却很容易便满足,生怕她幽禁多年对外界不熟,喜滋滋地带着绿姬四处去看,内外不避忌。二公子整日在楼里叫着要见长兄,可公子舒夜醉醺醺地扶着舞姬过来了,连城对着这个飞扬跋扈的哥哥,却又说不出什么来,只是瞪着他看。

一连几日便这么过去,仿佛城中开始结起了薄冰的坎儿井,表面上死水无波,底下却有暗流汹涌,急待破冰而出。

第四日上,霍青雷陪着绿姬吃了早膳,照旧去后院检视。

一入那个花木扶疏的巨大庭院,就发觉那停着的一百车金铢一夜之间无影无踪。他倒抽一口冷气,却并不太意外——十年来,每年十月初十,公子都吩咐下人把这笔巨大的财宝放在后院里,然后过了五天,到月中之夜,这些车子就会秘密地消失。谁都不知去了何方。

今日不过是十月十四,这些车子竟然就走了?为何比往年都提前了一天?他有些担忧地想去请示城主,却意外地在莺巢外被挡住,侍卫尽管认得他,却依然坚决地说城主吩咐今日不见任何客人,也不许任何人进入莺巢一步。

霍青雷闷闷地回来,绿姬殷勤询问,他便说了今日的异常。绿姬笑着说他多心,公子在那个销金窟里风流快活几天不见人,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但笑的时候,仿佛心里沉吟着什么,女子的眼神陡然掠过了狠厉的光,执起了酒壶殷勤劝酒。

那酒劲儿好大,霍青雷只喝了三杯,便觉得浑浑噩噩,不知不觉一头栽倒在桌上。绿姬探头看了看里面,发现连城没有惊觉,便小心翼翼地从霍青雷腰间解下令牌和一串钥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软泥来,将钥匙印了上去,逐一取模后,立刻将钥匙放回了霍青雷怀里。一切不过片刻间就做完了,绿姬看着醉酒的霍青雷笑了笑,眼神复杂——果然不出她所料:公子舒夜难对付,可他属下的这个愣头青,却是容易摆平。

她迅捷地做着这一切,忽地苦笑:如果小霍不是高舒夜的心腹该多好……这样,她也不用如此对他。但世事逼人,到了如今境地,她若不抢先动手,连城便要被高舒夜杀了!

这几年她虽蛰伏于敦煌城中,行动不得自由,可私下里却心细如发,打听着城中的一举一动。她隐约猜到公子舒夜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稳坐敦煌多年,大约是因为在朝廷中有人相助——那每年一百车金铢的去处便是个哑谜。公子舒夜在大胤朝廷中,必有同党。

然而,她没有料到帝都的势力插手得如此之快。连城拿着圣旨返回敦煌才不到十日,帝都的人便跟着来了!公子舒夜不杀连城,或许还顾忌着圣旨的力量。而如今帝都那个神秘人来到了敦煌,只怕公子舒夜得了臂助,便要即刻翻脸了。她必须尽快想出方法,不然少主就要死在高舒夜手里了。

连城是瑶华夫人留下的唯一血脉,她怎可坐视!

秘密的销金窟里,美人个个花容失色,看着公子舒夜一把掀翻酒席,厉声叫骂。

坐在对面的黑衣男子却是动也不动,看着一堆金杯玉盏砸碎在地上,嘴角噙着一丝饶有兴趣的微笑,斜觑着发怒的敦煌城主。手里小刀剔着指甲,意态悠闲。他头戴玉冠,身穿黑底龙纹的箭袖长袍,做工精致,竟然是王侯一级的服饰。

若是帝都长安的百姓,一看那袭黑底龙纹的袍子,便知道那是谁了——鼎剑侯!

在大胤的四王之乱中,这位年轻侯爷起于草莽,不知从哪里得来了庞大的财力,组织起了一支军队,拥兵战于乱世。以“拥护皇上、清除内乱”为口号平定天下,诛灭了四名作乱的藩王。内乱平息后,王室衰微,鼎剑侯便成了当今皇帝最信任的人,特允他在玄衣上织龙纹,以示恩宠。连帝都那些宗室子女,都以能结交上这位平民出身的年轻侯爷,称其一声“爷”为荣。而这位侯爷封号为“鼎剑”,据说人如其名,也是手眼通天,上至九鼎至尊,下至刀剑江湖,都能呼风唤雨。这一次几大正教联合上书,请求朝廷下令剿灭明教,他便在其中起了决定性作用。

但此刻,这位只手便能翻云覆雨的人物,却秘密离开了帝都,悄然出现在遥远敦煌城的秘密销金窟里。他左顾右盼中,忽地看到桌上那个碧玉小瓶子,不由眉头一皱,收入袖中:“怎么还在吃这种东西?想死就去死得干脆点儿!我没收了。”

公子舒夜正暴跳如雷,完全失去了平日里超然冷漠的气度,怒骂:“墨香你十年来***都做了些什么?每年收我那么多钱,却送回给我这样一个白痴!”仿佛怒到了极处,忽然间他一反手,一道寒光便掠了出去——公子要杀人!美姬吓得失声大叫,金铁交击中,承影剑架在了来客颈外一尺处。

黑衣的鼎剑侯手里多了一柄墨色的长剑,在瞬间封住了公子舒夜的那一剑。“啧啧,毕竟是你弟弟,怎么能骂白痴呢?”鼎剑侯有些惫懒地笑起来,手腕转动,剑身不停轻震,在一瞬间挡住了七剑,一边尚有余力地曼声答道,“虽然…他在我们看起来的确很白痴……白痴得就像……”

最后一剑。火星迸射。执剑相交的两名男子各退三步,竟是不分伯仲。

“白痴得就像十年前的你!”鼎剑侯喘了一口气,恶狠狠扔下一句话来,“所以你看他不顺眼是吧?”公子舒夜同样狠狠逼视着对方,然而那句话如同利剑一般刺中了他,竟不能答。半晌,他愤然将承影剑往地上一扔,怒道:“这样的人,怎么能当敦煌城主!我当你是兄弟,才对你予取予求,把连城托付给你照顾——可你竟把他教成了一个白痴!”

“我干吗要把他教成合格的城主?”鼎剑侯懒懒道,看着同伴,“敦煌的城主,是你。”

公子舒夜仿佛要说什么,终究沉默,挥了挥手,令那些美姬退下,方才转过身来低声问:“今日不过十月十四,你竟亲自来取那一百车金铢?你轻易不离帝都,忽然赶来,莫不是那边政局有变?”

“谁稀罕那一百车金铢?政局有变我还敢跑出来?”鼎剑侯在墨色的长剑上弹了一下,听着佩剑长吟,目光忽地变得雪亮,“我知道她来了。我要抢在你去见她之前来敦煌。”

“你怎么知道她来了?”根本不问那个“她”是谁,公子舒夜失惊。

“我怎么不知道……”鼎剑侯的眼光从剑上挪开,落在敦煌城主脸上,“我是墨香,你是高舒夜。我们是兄弟,有什么事情瞒得过我——你忽然间写信,要我从帝都遣返连城,我就知必然有变。那时候,你已料到明教总坛会派出沙曼华前来敦煌了吧?”公子舒夜没有回答,转头看着庭外的玉树金莲,执拗地沉默着。

“不关你的事。早就说好了,你负责中原,我负责西域。”他冷涩地回答,“我每年给你巨万资金供你组织军队,疏通朝廷上下,你只管在帝都掌控政局,照顾连城——敦煌的事,不用你插手。”

“怎么不用我插手!难道我就眼睁睁看你去死么?”一直惫懒的鼎剑侯忽然暴怒起来,一剑砍了下来,将整排白玉栏杆粉碎。他拿出那个碧玉的瓶子在舒夜面前晃,“十年了,你还在吃这种药?你醒醒吧!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十年前你就想死在她手里,十年后还一样!所以你急着召连城回来,急着去送死!是不是?”

“是。那又怎样?”仿佛被一连串的怒斥逼到无法回避,公子舒夜坦然承认,“我觉得生无可欢,不如就死。反正人生一世,种种爱憎享乐我都算经历过了。”

鼎剑侯呆住,看着外表依然年轻英俊、却处处透出颓废死气的同伴。

那样的颓废和绝望让他震惊不已,十年来他一直在兵权和战乱中斡旋,极力向前奔走,却是第一次停下脚步,看到了同伴眼里的死气。这个人啊……自从十年前在昆仑绝顶上失去了沙曼华,内心便开始消沉了吧?而敦煌这个故乡也没给他足够的温暖:父亲、母亲、弟弟……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都离他而去,只遗下他一人在这样穷奢极欲的销金窟内,醉生梦死地靠幻境来麻痹自己。这些年来虽坐拥敦煌,富可敌国,可舒夜的心竟已被侵蚀得那般厉害。鼎剑侯看着生死之交,忽地微微叹了口气。

十年未见了……经历了那般被人当作棋子的噩梦,九死一生地返回敦煌后,两个修罗场出身的少年最终决定成为主宰棋局的棋手。他们订立了攻守同盟,从此天各一方。十年来,一个掌控丝路咽喉,积累庞大的财力;而另一个则在中原乱世中拥兵而起,左右时局。

他们已然合作了十年,渐渐将这个天下都收入彀中。大胤经过内乱后,诸藩王一起伏诛,王室元气也由此大伤,地方割据渐起,多不听帝都旨令。他以平民之身封侯,更拥兵左右了时局。景帝病入膏肓,懦弱无能,已经被他操纵于股掌之上,他之一言,几已可以决定新王废立。这个天下,已没有什么是他们要不到、做不到的。

然而,就在这个当儿上,舒夜说:他不干了?

锦衣玉带的鼎剑侯颓然坐入椅上,定定看了敦煌城主半晌,忽地低声:“老实跟你说,景帝那老头儿活不过年底了,我在帝都选了一支衰微的宗室,准备拥为新君——那孩子不过八岁,只有一个姐姐,内无臂助外无强援,已认我为亚父……待得摄政几年,各方面再稳妥一些了,我们便可废了大胤的称号,取而代之。若有不服,我借助武林力量在朝野一起发难,你在敦煌手握十万大军遥相呼应,到时候,天下还不是我们的?”那样大逆不道的谋反之语,在这个黑衣王侯嘴里说来,却如同平常寒暄。

公子舒夜眉头挑了一下,淡然道:“帝都的事不必和我说,你自己拿主意就是——你一向看得准、出手快、下手狠。这局棋你定然能左右。”

“这是我们一起下的棋!你忘了那时候我们在敦煌城下的盟约么?”鼎剑侯一拍扶手,愤然道,“我们一起做皇帝!我做正皇帝,你做副皇帝——或者倒过来也行!”

听得那样的话,公子舒夜只是倦极地摇摇头:“错了。我那时候和你订约,只希望能联手做好两件事:一、灭除明教;二、处置好连城。第一件事,今年你已做到:帝都下令普天下灭除明教,只怕得你之力最多。第二件事……”白衣公子忽地长长叹了口气,苦笑:“连城如今二十一岁,已经是这样的白痴了……夫复何言。你我之约,也已经到头。”

鼎剑侯双眉一挑,终于强自缓了口气,先不正面回答,只是道:“你以为帝都下令灭除明教,只为我的个人恩怨?灭明教,只为打击回纥在中原的势力。最近几年回纥国势大盛,咄咄逼人。而回纥商人与中原贸易频繁、多借着当地的明教摩尼庙作为落脚行馆,将大宗财物寄放在此间,年终便源源不断送入回纥。明教为回纥国教,传入中原后教徒之多,已超出朝廷所能容忍的程度——所以帝都大乱平定后,便要借着灭除明教,把回纥势力打压下去!这是大势所趋。我不能造势,只能借力造局。”

公子舒夜霍然回头,看着侃侃而谈的同伴:那样冷锐的眼角眉梢,隐约间有支配天地的魄力。鼎剑侯续道:“说实话,我并不恨明教,虽然修罗场里那段日子的确生不如死。可你不知道我去修罗场之前,在那些武林正派手里受了多少比这更厉害的苦!而后来大胤朝廷上下、宫廷内外,比那更残酷龌龊的事又有多少?你因失了沙曼华,才恨明教入骨——其实你恨的应该是我。”

“你以为我不恨你么?”公子舒夜冷睨了那人一眼,忽地低声。鼎剑侯刹那间愣住,这样冰冷的语气仿佛一颗钉子准确地从心脏里穿过去、钉死了他。

“做了十五年的兄弟,我怎会不了解你?”公子舒夜低头抚摩着白玉栏杆,淡然道,“你真的会让我做正皇帝?向来你都不甘于人下,非要自己操纵局面,若被人所用,则视为奇耻大辱,报复手段酷烈——在中原武林是如此,在昆仑是如此,在帝都更是如此!”鼎剑侯喉头动了一下,似乎想开口回答,却终自无声。

“我和你本来就不同,我若当年能和沙曼华平安偕老,大约根本不会想着要逃出修罗场。而你鸿鹄志远,只怕非要探求能力所达到的极限。”公子舒夜脸色青白,有一种长年声色犬马沉积下的疲惫,声音平静而锋利,“你终有一天会容不下我。而我不想死在你手里。”“胡说!”鼎剑侯终于按捺不住,破口大骂,“***高舒夜你少自作聪明!”

“那你为什么要把连城教导成这样的人!”公子舒夜霍然回头,眼神亮如妖鬼,极其可怕,“难道你不是觉得这样的人,更适合成为你的‘盟友’?连城在帝都十年,事事听你教诲,视你如父如师,单纯听话——你要的,是这样的盟友吧?”鼎剑侯看着公子舒夜,眼神也变了,似乎开始不认识这个同生共死过的朋友。

“不过没关系……连城这样的脾气,因有你照拂着,或许还能平安长久些。”公子舒夜长吸了口气,冷笑,“我送他入长安,一是免得留他在身边时时提防,二来,也是因为你若照顾他十年,以后也会看顾他。而有他在你身边当人质,我也放心一些——至少十年内你握着这张牌,便不会轻易和我翻脸。”那几句话平静而锋利,如同利剑一寸寸切过来,鼎剑侯的脸色慢慢变了,却说不出一句话,手指用力绞在一起,眼神沉郁下去,似是看不到底。

“你便是如此想的?”许久,鼎剑侯缓缓开口,“你思谋的,也算深远。”公子舒夜微微一笑:“彼此。”

初冬天气冷如冰,清晨的空气中隐约有了极细的流霜飞舞而下,挂在莺巢的一株株玉树上,金色的琉璃瓦在霜气里闪着灿烂的金光,极尽奢华。鼎剑侯默然凝视敦煌城主半晌,将那只碧玉瓶子收入手心,拂衣起身,淡然道:“告辞。”公子舒夜一点头:“不送。”

黑衣的鼎剑侯从莺巢那条秘道里匆匆离去,穿过一重重软罗轻纱、莺啼燕语。依稀间,竟似回到了十几年前昆仑雪域的乐园之中——他们曾经一起躲在破棉絮里取暖,一起在修罗场生死界斩下对手的头颅,一起联手行刺、震慑西域诸国,一起流连在天国乐土,一起叛出光明顶、一路穿越雪山大漠回到敦煌……十五年了。并肩战于乱世,从一枚棋子到操控天下的棋手,无数生死荣辱如风般呼啸而过——到最后,那样同生共死的兄弟,竟然彼此心计重重,相视如陌路?鼎剑侯傲然回过头去,眼里忽有泪水渐涌,心潮澎湃之下,即使狠厉决断如他,依然忍不住止步,回头看向迷楼叠翠中的那一袭白衣。那是他的生死兄弟!

清晨风沙带着冷气,卷起漆黑的长发,敦煌城主倚栏而立,并不曾回头,只是将栏杆拍遍了,忽地长歌:“……奈何江山生倥偬,死生知己两峥嵘。宝刀歌哭弹指梦,云雨纵横覆手空。凭栏无语言,低昂漫三弄:问英雄、谁是英雄?”

问英雄,谁是英雄?鼎剑侯喃喃重复,转头准备拂袖离去,忽地抬头望天。

高楼上歌姬见客人离去,正要上来为公子更衣,却见天空中忽有电光一闪,正中迷楼琉璃屋顶,喀啦啦一声裂响!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公子舒夜如同飞鹤般掠出,在琉璃屋顶上一点即回,指间夹了一支金色的箭。箭上缚着一张帛书:“昆仑大光明宫星圣女沙曼华,致意敦煌城主高舒夜座下”。

那是一封战书。约定三日后的正午时分,在敦煌城外的祁连山顶,一决死战。若她侥幸赢了,他便要打开敦煌城门,让明教东去中原;如若她败了,便立刻领着教民返回昆仑光明顶总坛,再不踏足中原。

信写得很短,他却怔怔看了多时,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

终于是来了。毕竟还算侥幸——在轰走了墨香那家伙后,才收到了这封信。不然那人见了这封信、一插手,只怕他安排好的一切就要大乱了。

公子舒夜也不去寻笔墨纸砚,只将手指在剑锋上割破了,就着血写下两个字:如约。然后扣起食指,屈指在金箭末尾一弹,那一道金色的闪电便沿着来时的轨迹,呼啸着穿过重重高楼和玉树,一闪不见。

那头,送客的舞姬转过头来时,那位神秘的来客也已经消失了踪影。


分享到:0
评论
还未有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