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大漠荒颜
第八章 梅霓雅

敦煌城外,一顶顶帐篷在沙海里撑起,那些帐篷都向着居中的一顶金色帐子围拢。

中间的金帐里,数百名教徒围住一个女子,匍匐在地,神色虔诚而欢喜。连自视甚高的长老妙水都恭恭敬敬随侍在侧,听着那褐发女子的命令。

那女子是个西域胡姬,年纪已过三旬,有着蜜色的肌肤和深蓝的眼睛,虽然容貌不见得美丽,可那高爽的额角和决断的眼神,却隐约有男人也不可企及的魄力——那便是从回纥日夜兼程赶来的月圣女梅霓雅。也是明教中仅次于教王的权力人物、回纥的公主和教母。

旁边一名黑衣人递交上一支金箭,上面写着战书的回复。

“哦,果然不出所料,高舒夜还是应战了。真是奇怪,为何还要提前到日出时分?这下非要令父汗的大军冒着危险,白日里急速赶来不可了。”千里穿越沙海奔赴敦煌,梅霓雅眼里居然没有丝毫的风尘困顿,只是冷定地问左右,“星圣女还没醒么?”

那些衣衫褴褛的教民还没来得及回答,帐子里影子一动,如疾风闪电般一掠而回。那名黑衣人单膝下跪,朗声回答:“尚未。”

那是和月圣女梅霓雅一起前来的十二名黑衣刀客之一,据说那些在回纥担任可汗贴身侍卫的黑衣客都是出自昆仑光明顶的修罗场,是十年前那一场浩劫后重新培养出的精英,个个技艺惊人。而月圣女梅霓雅,则是这一群被驯服之兽的主人。

“哦,看来金针对她的脑部有很大影响啊。”梅霓雅微微蹙眉,看着手下带回的那一支金箭,喃喃道,“我不过对她施行了一个小小的术法,怎会至今还没醒来?”

长老妙水小心翼翼地躬身,忧心忡忡:“月圣女,前日星圣女和敦煌城主已交手一轮,处于下风——属下以此判断星圣女无力带领教徒穿越敦煌,必须要劳动月圣女前来。只是……属下很担心,这次祁连山的决斗,星圣女只怕依然不是高舒夜对手。”

“这小妮子做事向来糊涂!”梅霓雅不置可否地冷笑,“倒真是可笑……那家伙的武艺还是沙曼华教的,十几年后徒弟反而超出了师父?”

长老妙水低声回答:“月圣女应该知道,当年一箭射穿高舒夜胸口之后,星圣女足有两年未能握弓,武学荒废。此消彼长,也是自然的。”

梅霓雅继续冷笑,眼里有一种蔑视,她扬起了浓眉:“那小妮子,什么事都做不好!难怪教王一开始就有命:若沙曼华不足以击破敦煌带领教徒东去,那么事情就交由我来负责——我心中已有计划,你大可放心。”

“是。”长老妙水畏惧于月圣女的口吻,只好低首听命。

这边黑衣杀手重新入帐,单膝下跪:“禀告月圣女,星圣女即将醒转。”

“好!”梅霓雅一拍案几,立刻起身,“带我去看,快些!”

长老惊讶于月圣女的急切,迟疑着要不要跟过去看看。然而,在她撩开沙曼华休息的那个帐子门帘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将醒未醒的沙曼华被月圣女拉了起来,靠坐在帐子中心的木柱上,神色茫然。而月圣女梅霓雅神色肃穆,碧蓝色的眼里浮动着妖异的光芒,注视着尚未真正醒转的沙曼华,嘴里喃喃说着什么,声音绵长而诡异。妙水稍一细听,便觉得神志一阵模糊——慑心术!月圣女居然在对星圣女施行慑心术!

长老妙水的眼睛因为震惊而睁大,几乎脱口惊呼,然而她终于忍住了。直到梅霓雅将慑心术施完,让将醒不醒的沙曼华继续睡去,她才吐了口气。

月圣女转过头看到了长老震惊的表情,嘴角却泛起了一丝笑意:“怎么?很惊讶?”妙水不敢对视她冷锐的目光,连忙低下头去:“不敢。月圣女所做,必有道理。”

“妙水,你倒是越老越会说话了。”梅霓雅哈地笑了出来,将沙曼华放回褥子,低头拨开她的眼皮看了看,点点头,“我对她施行慑心术,也是为了让她弃除杂念,可以全力对付高舒夜。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好法子?”

妙水一震,不敢回答。

梅霓雅站了起来,叹了口气:“你道三妹败落是因为技不如人?当日高舒夜负她,她怒极了,连射十三箭——以她的箭术,若不是心中不忍,又如何会十三箭还射不中那人心口?十年前怒极攻心之时犹是如此,十年后,我怕这个傻妮子更是连弓都拿不起来了。”

老妇讷讷不发一言,心下暗惊:执掌光明界的三圣女只是名义上的姐妹,虽然在昆仑绝顶一起长大,相互之间却少有往来、甚至勾心斗角。但没想到,月圣女梅霓雅对这个最小的妹妹,却比自己这个亲手带大她的人更了解。

梅霓雅凝视着沉睡中的沙曼华,眼神凌厉:“不要再手软啊,沙曼华!十年前因为你的轻信,让光明顶流满了鲜血——十年后,我令你一见到那人的面,不要听他的任何狡辩之词,只管拿起银弓金箭,射他心口!”

沙曼华仿佛做着什么噩梦,身子轻轻挣扎,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却说不出话来。

妙水伏地听命,顿了顿,终于忍不住轻声问道:“万一星圣女输了呢?如何对拜月教交代。”

梅霓雅冷然道:“输了也就算了——她只要能牵制住高舒夜一日,便已足够。拜月教不足虑,我教在中原受到围剿,他们作为盟友却在南疆袖手旁观!我教和拜月教已然交恶,所以不必投鼠忌器。”漠然冷酷的话语,让旁边的长老妙水不自禁全身一震,低下头去。她知道,月圣女是完全把孤苦无依的星圣女当成一枚可弃的棋子了!

仿佛也觉得自己语气太过凌厉,梅霓雅微微一笑,补充了一句:“当然,能活着回来更好,毕竟培养星圣女,教中也费了很大心力。所以三日后,由你陪星圣女去祁连山——等决斗完后再陪她赶上我们的队伍!”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又一名黑衣刀客单膝跪倒在帐外,手里托着一卷羊皮纸,低声禀告:“月圣女,敦煌城内有密信送到!”挥斥方遒的梅霓雅,一听到那个消息居然喜形于色,长身而起:“快送上来!”

柔软的羊皮在案上一寸寸展开,旁边的长老妙水蓦然脱口惊呼:“天,这是……敦煌城防布兵图!”梅霓雅大笑起来,神色欣喜,手指点着羊皮卷上画着的密密麻麻的图形:“真是天助我也,在这个时候,给我们送上了这样一份厚礼。”长老妙水吃惊地看着月圣女:“是谁?”

梅霓雅微笑起来:“绿姬。那个高舒夜忽视了的女人。她本是回纥人,为饥寒所迫,自小被卖入敦煌高氏府上为奴。但后来瑶华夫人疼爱她,那小妮子也把夫人当母亲看。后来,瑶华夫人为了除去世子高舒夜,入了我教,信奉了明尊。”长老妙水恍然大悟:“原来当年我教虏走高舒夜,便是为此?”

“是啊。”月圣女冷笑点头,“原本是要杀了他的,偏偏教王觉得他资质出众,便留下他做了修罗场的杀手。结果惹来多少麻烦……本来我们虏去高舒夜,瑶华夫人便可立连城为世子,这样敦煌城便是我们明教的一个分舵了——偏偏高舒夜在昆仑呆了十年,居然逃回来了!所有的部署一下子被弄得乱七八糟。”

说着当年的事,月圣女梅霓雅不禁咬牙:“瑶华夫人被缢死后,绿姬和总坛失去了联系——外无援助,内无同党,只好蛰伏起来。她视瑶华夫人如母,因此恨公子舒夜入骨,时刻不忘反噬,便主动联系总坛,说愿意为杀死公子舒夜尽力。可那时总坛元气大伤,根本无力再顾上敦煌的事情,也只好任由那小子当上了敦煌城主。”

手指点在羊皮地图上,那里密密麻麻的底图上用朱笔圈出的,便是各处城门、水渠和兵营分布。月圣女梅霓雅赞许地点头:“难为她忍了那么久……这次终于抓到机会,把最重要的东西送了过来。”声音顿了顿,梅霓雅一扬头,“三日后,我们便直穿敦煌东去!”

长老妙水仿佛被月圣女眼里的光芒镇住,片刻后才低低道:“可即便公子舒夜离开了敦煌,我们又有地图,可敦煌驻守着十万神武军——我们如何带着这么多教徒东去?”

梅霓雅微笑起来,眼里有锐利的光:“神武军号称十万,实际兵力不过五万有余——而我从父王那里要来了五万骁骑。出其不意的突袭,对付敦煌足足有余。”“什么?”长老妙水这一次再也压不住地惊呼出来,“圣女你……你调动了回纥军队攻打敦煌?”虽然梅霓雅是回纥可汗的长女、明教在回纥的教母,但若说要调动如此庞大的军队为明教东去中原开路,似乎也匪夷所思。

将手上的羊皮卷收起,梅霓雅冷笑,气势夺人:“回纥如今已是西域霸主,而中原大胤王朝内乱丛生,国力衰微,却还要灭明教,杀伤我国商旅教民无数——我父王早已窥测敦煌多年,苦于没有合适机会将其一举收入囊中,以便彻底控制这条丝路——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哪肯错过?”

白发苍苍的长老这一回是彻底呆住了,看着月圣女。

从霍青雷那里偷印了模子,打出钥匙开启秘柜之后,所有能找到的情报都已经秘密送出去了:水文分布图,敦煌城防图,城中兵营分布图,甚至敦煌内府的详图——都被她送到了城外明教的手上。月圣女梅霓雅派使者告诉她:在公子舒夜前去祁连山赴约决斗的时候,她便会带着明教人马进入敦煌——待杀了公子舒夜,连城便可坐上城主的位置!只为那样的许诺,她窃取了情报,力图和梅霓雅里应外合,一举拿下敦煌。

然而此刻,绿姬坐在昏暗的瑶华楼里,却对着手上最后一枚银色的小钥匙发呆——这枚钥匙究竟是开启哪个柜子的?其余的钥匙都一一使用过了,那些柜子里装着不同的军机秘密,只剩这一枚,她完全不知道对应何方的秘柜。

按这串钥匙排列的顺序,这枚银色小钥匙应是最近才被霍青雷串到腰绳上去的——可究竟是开哪个柜子的?绿姬细长双眉紧蹙,百思不得其解。

忽然身后传来轻微的叹气声和脚步声,她连忙收起钥匙,转身看着踱来踱去的葛衫少年。被软禁在这里好几天,高连城没有了当日刚到敦煌时的那种锐气和煞气,仿佛被消磨了锋芒一样,每日在瑶华楼里心事重重地叹气,仿佛心中也在天人交战。

“少主,为什么总是叹气?”终于忍不住,绿姬道,“放心,很快你就能出去了。”

但高连城只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却是茫然,开口问了一句:“绿姨……当年我母亲…真的要杀舒夜?”“是。”绿姬坦然回答,“夫人一心为你,自然容不得他。”

高连城的眼神剧烈波动了一下,有些烦躁地转过头去,低声道:“为什么?我又不想当城主!你们为什么要杀舒夜?”绿姬诧异地看着高连城,显然不明白这少年为何这般死脑筋:“夫人是为你好啊!谁不想当敦煌城主,安享荣华?掌握了敦煌,就控制了丝路,控制了中原和西域的命脉!少主,夫人只得你一个孩子,自然盼着你能得到一切。”

“那也不能杀我亲哥哥啊!”连城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你们把舒夜虏到昆仑去当奴隶,又在他伤重时刺杀他?为了权势,骨肉相残——你们怎么连这种事都做得出?”一个耳光重重落到他脸上,将他的话语打断。

葛衫少年定定看着动手打他的绿姬,似是不可思议——从小到大,绿姨还是第一次打他!

“在帝都做了十年人质,你还不明白么?”绿姬声嘶力竭地叫起来,眼神充满了失望和愤怒,“你还不明白夫人的苦心?就算不先下手对付舒夜,以他那样的脾气,也不会放过你——夫人只是不想让你吃亏!所以她用尽了全力,要把你推到最安全的高处去!”

高连城捧着脸,讷讷地看着绿姬扭曲的脸,觉得心里冷了一半。

“你怎么还不明白啊……”绿姬看着眼神单纯明亮的少年,忽然忍不住哭了起来,“在帝都做了十年人质,你还不明白?不是你杀他、就是他杀你!怎能容情半分?夫人费尽心力立了你为世子,可老城主念念不忘舒夜,在莺巢的金柜里留下手谕。说,如果舒夜有一日能回到敦煌,世子的位置就依然归他所有——夫人怎能不千方百计置他于死地?”

高连城脸色煞白,忽地喃喃:“原来他这般对我,也算公平。”

“生于帝王富贵之家,从来没有什么兄弟可言——因为权柄只得一个,手却有好几双。”绿姬抬起眼睛,眼里是阴冷决绝的光,看着瑶华夫人的儿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高舒夜这般对你,真的也算自然——所以,今日你若要杀他,也是理所应当。”

她的手抬起,指着壁上那一套盔甲——这是历任敦煌城主的家传宝甲,上一任老城主死后一直放在瑶华楼里。她微笑:“不出两日,你便可以穿上这套盔甲,君临敦煌。”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高连城半晌不语,忽地喃喃道,“那……你为报答母亲的知遇之恩,不顾一切一心为我——这又算什么?”绿姬猛然呆住,为这个相悖的事实而无法回答。

“其实,绿姨你是一个忠义的好人。”高连城苦笑了一下,踉跄而出。她想追出去,告诉连城两日后布置的杀局,但仿佛猛然间想起了什么,顿住了脚步。她的手指握紧了那一枚银色的小钥匙,脱口喃喃:“对了……还有一个地方!莺巢的金柜!”

莺巢的金柜密函——那个历任城主用来存放遗嘱手谕的地方。

莺巢里依旧弥漫着醉生梦死的气息。歌舞才歇,绝色美人一拥而上,簇拥在年轻城主身侧,莺啼燕语,巧笑承欢,满目春光无限。但铺了雪豹皮软榻上,那人却依旧神游物外般的漠然,丝毫不理睬周围的众多美人,眼睛茫然地看着外头,瞳孔微微扩大。

公子今日又服药了吧?美人们见惯了这样的情况,在心里暗自嘀咕,却不敢说出来。只是小心翼翼地簇拥在周围,等待着公子点人侍寝。

外头的玉树今日换上了和阗白玉雕刻的琼花,一树树如雪般美丽绰约。树下无数佳丽嬉笑追逐,林间珍禽走兽徜徉出没,连檐下的沟渠里、都浸满了南海明珠——不枉他这些年来的布置,每次药力发作的时候,一眼看去,这个莺巢竟和当年昆仑大光明宫的乐园依稀一样……每次只有通过药力和幻觉,才能见到她吧?

“沙曼华……”陷入药力中的人陡然脱口呼唤,伸出手去,却触摸到了身侧一名美姬的脸,捧在手心里看着,眼神恍惚,“沙曼华,是你么?还是,还是我又做梦了?”

那名美姬脸上露出庆幸的笑——在莺巢里服侍了这几年,每个姬妾都知道公子每次服药后便会胡言乱语。那个被点中的美姬回击着其余女子嫉恨艳慕的眼神,嘴里却按照惯例,轻柔地回答着最稳妥的话:“是我……我回来了。”一边说,一边温柔地贴过身去,周围其余美姬静静地退了下去。

“你真的回来了,让我抱抱你……”公子舒夜喃喃,忽然一把将那名美姬拉入怀里,用力抱紧。那个怀抱如同铁般冰冷坚固,痛得她几乎叫了起来。但刹那间,公子舒夜猛然一把推开她,定定看着,眼神恍惚地摇头,低语道:“不是你……不是你。你是不肯回来见我的……除非为了杀我!”

美姬从未遇到这样反常的情况,骤然呆住,惊惧交加地看着城主忽然仰头大笑。“你是来杀我的!沙曼华!”显然在药性中迷失了,公子舒夜踉跄走过来,用双臂圈定了美姬,神情恍惚地喃喃,“我等了你好久啊……久到你要是再不来,我就撑不下去了。所有人都离弃了我:墨香出卖我,你痛恨我,弟弟仇视我,父亲死了……继母她不择手段要置我于死地!十年了……我受够了。”

美姬在他怀中瑟瑟发抖。城主说的每一句秘密,似乎都是一把利剑架在她脖子上——她知道公子的脾气,所以只恨自己为何长了一双耳朵,要听到这不可告人的机密!

公子舒夜的眼神忽然空洞下去,不知是不是因为药力的原因,瞳孔扩散开去,他猛然拉住了美姬,将她拥入怀中,喃喃道:“十年来,酒色无味,权势嚼蜡,兄弟陌路,亲情凉薄……这个世上除了死,还有什么可以渴望?我等了你很久。”

胸口的旧伤在酒力和药力中灼热起来,那被金箭射碎在他心中的青丝仿佛又活过来,蜿蜒着在血肉内生长着、蔓延着,纠缠他的身体和魂魄,十年来竟不曾放松分毫。

他用颤抖的手将那美姬拥入怀里,埋首在她发间喃喃自语。忽然间仿佛疯了一般,将她按倒在软榻上,一把扯开她的衣服,猛烈地动作着,仿佛要把这个女子融入自己的身体:“我等了你很久……来杀我吧,沙曼华。”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焚香、沐浴、更衣。在拿起那把承影的时候,公子舒夜的眼神凝聚起来,手指平平掠过剑锋,一滴血顺着雪亮的锋芒滚到了剑尖上凝聚。这把剑,还是和墨香十五年前在昆仑大光明宫当杀手时,教王赐给他的奖赏。

是最后一次用它吧?他长长叹了口气,将剑佩在身侧,令姬人束发。同时传令下去,让侍从们备马,准备干粮和饮水——明日便是和沙曼华的决战之期,而祁连山距敦煌三百里,他必须提前一日出发。

那昨夜侍寝的美姬惴惴不安地捧着镜子跪在一边,不停偷窥他的脸色。

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吧?不然这个女子不会如此不安。公子舒夜皱了皱眉,极力回想,但脑子里一片恍惚。反正有人听了不该听的话,就该让她闭嘴——他下意识地便抽剑往那美姬颈间掠去,众姬妾惊呼一片,那美姬尖叫着往后退,镜子摔裂在地,美丽的脸因为惊惧而扭曲。

“罢了。”长剑割破颈脉的一刹那,公子舒夜忽然叹气,将承影摔落在地上——反正也已是去赴死的人了,还在意这一点儿秘密不成?他挥手令那一群受了惊吓的姬妾各自回去,自顾自地整衣起身,最后一次检视身侧所有东西,便欲举步外出。

目光停在那金柜上,公子舒夜神色变了变,仿佛终有什么难了之事,令他犹豫着站住了脚。许久,他走到窗边,从案上提起一支紫毫蘸饱了墨,迅速写了几行字。仿佛多年有无数话未曾说,公子舒夜急速写着,眼里有难以抑止的光芒。但尚未成书,陡然又抓起揉成一团,扔到了一边。

手里抓着笔,却仿佛有千斤重,任凭心中山呼海啸,竟不能书一字。

最终,他在雪白的云版纸上缓缓写了两句话,便搁了笔,打开金柜,将最后一张信笺放到了那一叠信上,凝视半晌,重重关上柜门。拾起长剑,头也不回地离去。

外面静悄悄的,所有姬妾侍从都被他摒退了,初冬的阳光淡淡地照在金色的琉璃瓦上,辉煌灿烂,莺巢里万树琼花绽放,一树树如冰雕玉琢,美丽华贵不可方物。那是他镇守敦煌十年,倾尽心力布置的奢华销金窟。

“哈哈哈哈!”公子舒夜陡然在空无一人的莺巢里大笑起来,拂袖离去。他白衣白帽,只牵了一匹白马,从侧门悄然而出,不曾惊动一个人。他穿过那些玉树琼花、雕梁画栋,扬长而去,不曾回头看上一眼,仿佛那些富贵奢华在他身后如尘土般簌簌而落。

霍青雷今日没有去瑶华楼。不知为何,这个直爽粗鲁的汉子内心隐隐不安,似是觉得出了什么大事。他摸索着腰间的一串钥匙,看到最新串进去的那枚银色小钥匙——这是那一日在莺巢,看到二公子连城返回敦煌之时,公子舒夜交给他的东西。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记住一定要把这件东西交给新的敦煌城主。”

一想起当日公子说的这句话,霍青雷只觉心底有冷气冒上来,腾地跳起来,向莺巢奔去——高舒夜,高舒夜,你又想捣什么鬼?说出这么不吉利的鬼话来!

他一路走来,午后的莺巢居然空空荡荡,所有佳丽都躲在自己的闺阁里,不敢出来——应是得了公子的命令吧?霍青雷是城主心腹爱将,不受拘束,便直闯金屋密室,大声叫着高舒夜的名字。但里面竟也是空无一人。

城主喜做长夜之饮,往往日中才起。可如今人却去了哪里?

他有些踌躇地张望了一番,准备退出,然而在拉上门时,脚尖忽然踢到角落里的一个纸团。霍青雷展开那张揉皱的纸,只看得一眼,脸色忽然大变。“高舒夜你这个混蛋!”他大叫一声,直震得四壁簌簌,跳起来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莺巢终又安静下来。装饰着金箔明珠的窗口,美姬们好奇地观望,但多年来的调教让她们养成不问任何事情,只听从公子吩咐的习惯,只看了一眼,便回到了各自华丽的阁楼里,继续弹琴歌唱,打发漫长的时光去了。

这样的寂静中,一袭绿衣跟在霍青雷之后,悄无声息地飘入了金屋密室,警惕地张望。“就是这里了……”终于发现了门后嵌入墙壁的秘密金柜,绿姬舒了口气,拿出那枚仿制好的银色小钥匙,“且让我看看,到底高舒夜在这里还留了什么伏手?”

明日日出之时,待高舒夜远离敦煌,月圣女便要带领明教进入敦煌——霍青雷如果追着高舒夜而去,城里失去大将,更是守备空虚,简直可一鼓拿下。只是……刚才霍青雷在地上又捡到了什么?只看得一眼便那样失态?

绿姬心里有重重的疑虑,小心翼翼地用银色钥匙插入锁孔,咔嗒一声,打开了那个历代敦煌城主存放最机密物件的金柜。

“连城二弟如晤”——打开金柜,柜门内侧赫然刻着这样几个金色的字!

绿姬脱口低呼,不可思议地看着柜门内刻着的字——那分明是公子舒夜的字迹!他早就料到连城会来打开这道金柜?这是他留给连城的信?

金柜里,整整齐齐码放着一堆白玉管子,飘出笔墨的清香。

玉管上雕刻着隶书的“墨”字,底下有一个小小的印记,做工细致、竟似大内御用之物。绿姬用颤抖的手抽出一根白玉管,每一根白玉管里,都有一页薄薄的书信,按照日期先后被码放在金柜里。

最早的一根,是景帝龙熙八年——正是老城主去世,连城被送往长安帝都的那一年。

“谨遵君之嘱托。敦煌路远,勿念。与君今生为兄弟,刎颈沥血而已。今以幼弟相托,必不相负。连城在彼吾当保其平安,潜心教以文武谋略之道,以成大器。”

一支支玉管整整齐齐排在那儿,报告着敦煌质子高连城在长安的种种事情:何时学艺,何时习武,何时学习兵法谋略……每月一封,十年来竟从无间断。最后的一根,是半个月前寄来的——正是连城从长安返回敦煌的那一天。

“依君之意,已令连城携圣旨返回敦煌。君何打算?竟真欲让位于彼耶?蠢之甚矣!生于帝王富贵之家,虽亲兄弟亦如世仇。君多年来施恩于彼,不知其日夜欲斩君首级以报母仇乎?我速来敦煌,君少等。”

最后一根玉管后面,是一本厚厚的册子,翻开来,竟是一本杂记。该是公子舒夜镇守敦煌十年里陆续写下,详细记录了丝路上西域诸国的强弱动向、诸王性格弱点以及城中政务管理得失、神武军诸将品性。一一提及何人可用、何人须留意、何人又须及早处理——事无巨细,竟是整整一本军政提要。

最后一页墨迹犹新:“敦煌为丝路要冲、东西命脉。大胤衰微后,诸国皆虎视眈眈,尤以回纥为甚。十年来为兄为保一方平安,已然竭尽全力,今重任落于弟肩矣。霍青雷自幼为高氏家臣,勇武率直,深孚众望,弟若以其为兄之旧臣而见疑,则无异于自断臂膀。可令其与绿姬成婚,示恩于彼,完其心愿之余亦可收为己用。诸事繁杂,不及一一细述。望善视百姓,珍重自身。兄去矣。”

绿姬怔怔看着,忽然间似失了神志,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些书信:“一定是假的……是假的!一定是高舒夜那个家伙伪造来骗连城的!”许久,女人忽尖利地大叫起来,发疯一样将所有玉管摔到地上,用脚踩踏。

玉管摔落后,金柜内侧现出另外两件东西:象征敦煌城主身份的黑豹紫金冠和玉玺。那两件东西静静摆放在锦缎之上,似是等待着新的主人。

黑豹紫金冠下压着一张雪笺,墨迹未干,上面只得两句:

“与君今世为兄弟,更结他生未了因。”

狂躁不安的绿姬猛地安静下来,静静凝视着这两句诗,忽然眼里滑下泪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而这里的每一封信,都将她内心执拗偏信的那个说法击得粉碎。她错了么?这些年来,她一直错了么?一直在权欲中争夺,继承了失去夫人的偏执,竟然还不如连城那个孩子看得真切。

可是明日,敦煌便要迎来前所未有的灾难了吧?她居然为一己之私,将整个敦煌出卖!如果连城那孩子知道他的绿姨做下这等事来,他还会当这个城主么?

她呆呆看着满地的玉管,眼神激烈地转变着。许久,仿佛下定了决心,忽地拿着信笺,转身向瑶华楼跑去。

敦煌城口,守城士兵诧异地看着一反常态的将军,纷纷回答没有看到城主。霍青雷一想便知公子舒夜定然便装从侧门而出,当下掉头策马狂奔。

他在茫茫大漠里追着,奔得不辨方位,从日中一直追到了日落。风沙呼啸着刮到脸上来,他已追出城外一百里,却没看到一个人。

“高舒夜!***蠢材!”他猛然大叫起来,目眦欲裂,忽然跳下马将头撞在沙丘上,失声痛哭,手心里那一张揉皱的纸被握得浸满汗水,“你到底要去做什么?就这样一声不响把整个敦煌扔了么?以为老子会听连城那个黄口小儿的话?”

霍青雷下马四顾,不知公子去了何处。他却不知他所追出的方向,和公子舒夜所去正好相反,如何追得上?这个粗鲁汉子却锲而不舍,正上马准备继续追出时,忽然惊住了——一百里外,隐约有黄尘腾起!在离敦煌三百里开外处,竟有一支大军奔袭而来,马衔枚、人静默,在风沙中悄无声息。看方位,竟是绕过了嘉峪关,从弱水和居延海过来的。那条路,是敦煌去回纥牙帐的必经之地。

——回纥要向敦煌出兵?那一瞬间,仿佛有冷电沿着神武军统帅的脊椎蔓延。他再也来不及想别的,霍然回身,狂奔向百里外的敦煌城。


分享到:0
评论
还未有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