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大漠荒颜
第九章 祁连

朝阳要跃出天际的时候,长老妙水站在祁连山下,目送白狮驮着星圣女走上雪峰去。

想到此去星圣女或许再也无法生还,老妇眼里也有不忍的光。想多嘱咐一些什么,却遇到了沙曼华空洞茫然的眼神,她一惊——星圣女已经被月圣女施了慑心术,这个咒术不到一箭射杀高舒夜,只怕是无法解开。

沙曼华幼时从苗疆来到昆仑,孤苦无依,便是她半师半母地一手带大。对沙曼华,她心里也有一份特殊疼爱的,因此,此刻止不住地担心:这一次,若星圣女失败倒也罢了,因为高舒夜必然不忍心对昔日恋人下手;但若万一真的杀了高舒夜,不知又是何等情状!只怕,不只像当年两年无法握弓而已。

教中三圣女里,月圣女梅霓雅野心最大,手段最刚毅,背后又有极大的靠山,是故力图排挤他人把持教派,十年来已渐渐将日圣女苏萨珊打压下去,所虑的便是这拜月教神女出身的沙曼华——梅霓雅这一次将失去拜月教背景的星圣女作为棋子,虽是得了教王指令,只怕更多也是为了铲除异己吧?所谓明尊子民,原来也不过如此。

长老妙水打了个寒战,忽然间对于教中种种有了说不出的疲倦。

沙曼华带着白狮飞光,消失在祁连绝顶的冰雪中。东方的朝阳升起,雪山上到处是一片刺眼的金光。长老妙水眯起眼睛,忽然觉得眼里有点刺痛。此时她看到一点黑影从西而来,跳丸般掠过冰川河谷,直奔绝顶而去。

该是敦煌城主高舒夜准时赶到了吧?

祁连去敦煌三百余里,如约战在日出之时,他非得连夜赶来不可。也不知公子舒夜出于什么打算,竟要把决战提前半日。逼得月圣女梅霓雅不得不临时下令,让蛰伏居延海的军队冒着危险昨天白日里行军,赶去敦煌。

今日日出之时,这边决战的同时,月圣女带领明教教徒和回纥军队也该开始攻城了吧?

西域霸主回纥终于忍耐不住,要向中原的大胤王朝开战了。而明教……他们为之付出生命和灵魂的明教,说到底,只不过是诸国争霸逐鹿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长老妙水笑了起来,白发在冰风中飘扬,眼神暗淡——人各为己,毫不容情。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罢了,只可惜沙曼华这个她从小看着长大的丫头。那个单纯宁静、毫无野心的少女,就这样被各方势力撕扯着拿来殉葬。一想到此处,老妇心里就隐隐作痛,一瞬间,几乎有了不顾一切去将雪峰上的可怜女子带走、就此远走高飞、离开江湖的念头。

一念之间,那个影子在冰川上几个跳跃,已到了山腰。忽然长老认清了来人,眼神一凛、脱口惊呼了出来:“什么!来的……不是舒夜?”

白狮跃上祁连绝顶之时,红日一跳,恰从沙漠尽头升起。雪峰晶莹剔透,染了微微的红光,那种凛烈,竟叫人不敢逼视。

沙曼华的眼睛却是空洞的,毫不回避地直视冰上日光,漠无表情。她静静坐在白狮上,任雪山天风吹起她的长发,手里抓着银色的弓和金色的箭。箭尖在日光中反射着一点冷冷的光,有一种不祥的锐意。

风吹起,积雪纷扬落下。就在积雪扬起的一霎,她闻声辨位,猛然回首,一箭射去!

轻微的裂帛声,一角黑衣从飞雪中飘落。来人显然没有料到尚未正式开战,一照面就被如此袭击,一连在半空中换了几次身形,才堪堪避过那一箭,飘落在一根冰柱上。黑衣来客的靴子踩着的那根冰柱不过手指粗细,却居然不曾断裂。

黑衣男子远道而来,点足于冰川之上,一眼看到了雪中张弓射箭的女子,眼神一凝,脸色瞬间有些复杂。十年了……和舒夜一起离开昆仑光明顶已经那么久,以前那个十几岁的明丽少女已然成长了很多,唯独执箭时那般冷厉的眼神,却是丝毫未变。

“沙曼华!”他叫了一声,看着她转过脸来——他期待着她的惊讶表情。然而回应他的,依然是一支呼啸而来的金色利箭!

沙曼华脸上毫无表情,一看到黑衣男子掠上了冰川,想也不想地搭箭弓上,随着他的身形移动一连串地射出箭来。在他半空身形变换,旧力已尽、新力未发的时候,那一支支金色利箭便呼啸着飞去,意图将他的动作钉死在空气里!

“我不是高舒夜——我是墨香!你不认识了么?”落到地上时,他手里已抓了七支箭,而肩上也多了一道血痕。黑衣男子震惊于沙曼华脸上漠然的表情,举手大呼,“先别发箭!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非常重要的事……听我说,先别发箭!”

沙曼华似乎根本没听见来人的话,手指微微一动,这次居然同时有五支金箭出现在她的指间!沙曼华坐在白狮背上,身形一动不动,眼神凝聚起来。她的指尖却在不停微微移动,调整着五支金箭的箭羽,转动箭尖,锁定雪地上那个黑衣男子的方位。

“天罗箭?”墨香见过这种手势,一惊之下拔剑掠起。就在他身形一动的刹那,那五支金箭几乎是一瞬间呼啸而至——如金色的天罗地网迎头罩下,封锁了他可能移动的所有方位!

墨香再也顾不上说什么,立刻挥剑格挡。只是一刹那,“叮叮叮”五声急响,黑色的蛟龙忽然从金色罗网里挣脱。墨香滚了一身的雪,伤口的血在地上画出殷红的可怖痕迹。

在脱出罗网的刹那,他以手按地,挺身跳起,却立刻转头厉声喝止:“别放箭!先听我说!十年前勾结七大门派出卖明教的人是我,而不是舒夜!我是中原武林的卧底,我出卖了兄弟!不关舒夜的事!你错怪他了!”

白狮飞跃在冰峰上,在对方说出那么一段急促的话时,沙曼华屈指拉弓,已经射出了无数道箭气,和黑色的墨魂剑碰撞着,发出尖锐的响声。她脸上毫无表情,睫毛却不为人觉察地微微颤抖着,眼神也极力挣扎。但仿佛被看不见的引线操纵着,她凝视着墨香的身形,手上却丝毫不缓地一箭箭射出。

墨香几乎是拼着性命,才抢说了那一番话。然而令他震惊的是,对面那个白衣圣女的脸上居然没有丝毫表情——沙曼华怎么会这样?她根本不在乎舒夜是不是背叛?她只是听从教王的命令来杀一切和明教为敌的人?她对于明教竟如此忠心?原来他所想的一切都错了。

他一开始就没有把那番刺耳之言当真。多年的兄弟,他深知高舒夜的性格,又怎会轻易被那几句话冷了心肠?他知道高舒夜是极力想赶他离开,于是借口退出,半路上便拦截了信鸽上的那封战书。死亡之约赫然在目——从十多年前开始,在沙曼华面前,那小子就毫无还手之力!自己怎可让他径自来送死?

他来不及多想,便擅自改动了上面决战的时间,代替舒夜,提前来到祁连山。他本想尽力化解十年前那一场误会——那是他曾经欠高舒夜的一笔债,为了偿还这笔债,他不惜以身犯险。然而,沙曼华居然毫不动容?

“高舒夜啊高舒夜,看来等一会儿你赴约的时候,是死定了。”墨香喘着气从雪地上站起,看着三丈外面无表情、凝神发箭的女子,仿似下了什么决心,忽地冷笑起来,“好啊!既然她无情,你何必有意!我替你杀了这个女人便是!你一心想死在她箭下,可若哪里也找不到她,你便死不了是不是?”

冷笑中,昔年修罗场第一杀手猛然腾起,手中黑色长剑带出一道凌厉的寒芒,弧形展开,瞬间将射来的六道箭气全数拦截!在力道相击的一瞬间,沙曼华微微一震,虽然脸上依旧漠无表情,眼神里却有一瞬欣慰的神色。她的手继续勾着弓弦,凝聚气劲,手指间却已微微发抖,似乎内心在天人交战,极力挣扎。

兔起鹘落,只一眨眼之间,两人便交换了无数招。墨香的黑衣上已经有六处见血,其中两处深可见骨;沙曼华似也已经力竭,虽然脸上依旧戴了面具似的漠然,却气息平和起来——只是仿佛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支持,丝毫不顾身上伤痛疲惫,依然对他连下杀手。

风雪中墨香看不清楚她的眼神——随着决斗的越来越烈,沙曼华虽然面无表情,眼里的挣扎苦痛却已到了极限。在她漆黑的发隙里,三枚金针没入处、已渗出了细密的血丝。

又是一轮交锋。两道气劲对撞,积雪猛烈地飞扬起来,湮没了两人的视线。就在视线受阻的一瞬,墨香欺近一丈——他曾是西域最出色的杀手,只在一瞬间便做出了判断:箭法利在远袭,必须尽快拉到近身搏击的距离,才能扭转当前的劣势。

墨香从积雪中冲出的刹那,白狮仿佛察觉了他的意图,也同时往后跃去。后跃中,狮背上的白衣少女忽然一震、眉间闪过一丝血气,在风雪中忽地弃了银弓,双手交叉胸前如抱满月,缓缓做出了一个虚空拉弓的姿势。

“月冰疾风箭!”墨香身在半空,看得这般弃弓的姿势,骇然低呼。

那是集中了体内所有真气,凝成一支虚幻的箭气,一击之后,全身力竭,故此这一击也力求格杀对手于一刹那——他从未想过沙曼华居然奋不顾身到了如此境地!星圣女真是要置他于死地?

那一箭无形无质、穿破空气呼啸而来。他身在半空根本无法躲避,忽然一声长笑,手中墨魂对准了白狮上的女子,急电般掷出——那是逆着无形箭气的另外一箭!

“快躲呀!”在射出那一箭后,沙曼华立刻委顿。然而射出最后一箭而力竭的她,却似乎清醒过来了,钉入脑中的金针仿佛受到某种压力,急速涌出血丝。脸上面具般的漠然终于消失,仿佛忽然认出对手是谁,沙曼华惊惧万分地惊呼:“墨香,快躲!”就在她发出惊呼的一刹那、脑后的黑发中迸射出三道血丝。金针反跳而出,没入白雪!

那一声惊怖的叫声传入耳中,墨香心头一惊,出手便缓了一缓。

那一刹那,他只觉风雪穿透了他的肺腑,冷入骨髓。鲜血在雪中迸射开来,凝成触目惊心的图案。依稀中,他看到对面的女子也从白狮上跌落,委顿于雪中。终于……还是没能杀了她么?墨香苦笑,神志却渐渐恍惚。

“墨香,墨香…你方才说的,都是真的么?”耳边忽然听到熟悉而久违的声音,他费力转过头,看到沙曼华在雪地上挣扎着向他爬来,脸上血泪交织,隐隐露出狂喜,和片刻前漠然的脸色截然不同。

方才,难道是被控制了神志?他想起教中秘法,明白过来。

没来由地觉得一阵释然,他不由微笑起来,重重点了点头:“我为了说这一句话……连命都押上了,还会……是假的么?”那样短促的一句话,却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但他必须要说……必须要说!十年了,他如果不对沙曼华说出真相,便永远欠了一笔债。他欠高舒夜的,便永远还不清了。

听到那样的回答,泪水从那张熟悉的素颜上长滑而下,凝成冰珠。那把墨魂剑插在沙曼华左肩上,从颈后斜穿出来,脑后针孔里的血汩汩涌出——但那个女子却毫不觉得痛苦,脸上焕发出了欢欣而舒展的笑,仿佛一株冰上怒放的雪莲。

真的……真的很美啊。连大胤后宫都没有与之比拟的笑颜吧?难怪舒夜那小子十几年来癫了一样地惦记着……墨香怔怔看着那个女子,忽然叹了口气。

他捂着胸口,终于支持不住,重重摔倒在积雪里。

长老妙水奔上绝顶的时候,疾风暴雨般的一轮交手已经结束。

看到了倒在雪中的黑衣来客,老妇的眼神忽然因为震惊而凝聚——是墨香?竟然是墨香?代替高舒夜来赴约的,竟是十年前同时失踪的墨香!

昔年生死相许的两位少年挚友,今日竟然热血犹在么?

黑衣来客倒在了自己的血里,似是陷入了半昏迷的境地;而那把墨香剑,却插在星圣女身上。竟是这样两败俱伤的结局?长老妙水从袖中抽出金色的软鞭,缓步走向杀戮过后的战场。

“长老,别杀他!”沙曼华尚自清醒,一见教中长老上了山顶,立刻惊呼起来,挣扎着摸到了那把银弓,站了起来,挡在墨香面前,“他是舒夜的朋友,你不能杀他!”

长老妙水看着这个自己亲手带大的圣女,忽然叹了口气——依然是这样的脾气啊……这个从苗疆来的最小圣女,对于爱恨一直都是如此单纯。她并不信仰明尊,也不信奉月神,她只听从自己内心的意愿,只要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便不考虑其他。就如她只知眼前这人是舒夜的朋友,却不在意他的任何其他身份。

而群狼撕鹿,这样的人,在如此的世间里注定是被牺牲的吧?即便是所谓明尊的子民,其实不过也是一群嗜好权力和鲜血的恶徒罢了!

那一瞬间,老妇心中一痛,忽然觉得多年来的信仰轰然倒塌。

“好,好。我不杀他……”长老妙水长长叹息着,松开了手,上去扶住那个摇摇欲坠的女子,“你快坐下,可怜的孩子,你的血流得太多了。”

沙曼华却不肯坐,执著地看着远处敦煌的方向。血不停地从她颅脑中沁出,但随着血液的流失,记忆却在激烈的挣扎中逐步恢复。她遥望着敦煌,梦呓般说道:“不……我要看着他来。舒夜他、他就要来了,是不是?”说到这里,她只觉全身微微颤抖。

十年飘忽如一梦。梦醒之时宛如隔世,却不知相见还能说些什么。

或者,此后干脆离开明教,跟了他去敦煌?十年前她便应该跟了他去,但阴差阳错,她一箭射穿了他的胸口。此后天涯相隔,如今虽迟了十年,但以后的岁月想必还很长吧?那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她每一念及,就觉得无法呼吸。

长老妙水看着她苍白的脸上泛起嫣红,忽地叹了口气——已经想起来了么?什么金针封脑,什么慑心术,最终都还是败给了人心强大的念力啊。在痛苦挣扎中射出那一箭后,星圣女终于将一切该记起来的都记起来了吧……如今却是这样的局面……

看着日头慢慢移到正中,老妇忽然吐出了一句话,将沙曼华所有幻梦击碎:“高舒夜如果是来赴约了,那么如今月圣女也应该已经带着五万回纥人马,将敦煌灭了吧?”

沙曼华浑身一震,想起这句话的深意,脸上刹那间褪尽了血色。

原来是这样!二姐姐用慑心术控制自己,将舒夜引来祁连就是因为这样?梅霓雅要奇袭敦煌,将这个丝路要冲收入回纥手中!所以,她将自己当作棋子,将舒夜调离了敦煌!她急急转身,在雪山顶上举目望去,果然看到极远处腾起的漫天黄尘,似乎有大股人马在来回驰骋。

“月圣女此次计划极为机密,连我也是临时才得知她要借兵回纥攻打敦煌。可她千算万算,一定没想到墨香会代替高舒夜赴约。”仿佛有些感慨,老妇长长叹了口气,“这一下,我也不知舒夜还来不来赴约?来了又会如何?还是不要来才好,或许他已经觉察了回纥的异动,所以让人代替赴约而自己留在了敦煌?”

沙曼华忽然全身一震:如果舒夜来赴约,看到墨香被自己重伤,敦煌又落入明教和回纥手中,他会不会……会不会觉得她是故意引他入彀?如果明教和回纥灭了敦煌,毁了他的故土,烧了他的家园——如此不共戴天之仇,他们还有什么余地再度相见?十年前,他被出卖,含冤莫白;十年后,却是她被当作棋子!命运狰狞的利爪始终紧扼着他们的咽喉,始终不给他们半分机会!她不敢再想下去,脱口惊呼起来,用手捂住了头,浑身发抖。

“可怜的孩子……”看到女子恐惧的脸,老妇眼里也充满悲悯,发出无可奈何的叹息,“教王他们不过当你是一枚棋子啊……连我也不过是一枚棋子。那些翻手为云覆手雨的人,只顾自己争夺,谁会顾及棋子的感受?”

沙曼华身子不停颤抖,说不出一句话。血不停从伤口中涌出,结成冰,她感觉自己的神志都慢慢恍惚起来。但她努力地睁着眼睛,看着祁连山下的来路。舒夜……不要来,不要来!但愿你察觉了梅霓雅的计划,并未离开敦煌!

老妇抚摩着她的长发,爱怜地看着这个自己带大的孩子:“沙曼华,你太天真了……那些机心权谋,你一辈子都看不穿啊。我一手把你带大,却眼睁睁看着你一次次受苦。唉……你这样的孩子,根本不应该置身江湖和天下纷争。”顿了顿,长老沉吟着,仿佛下了某种重大的决心,嘴里却问出了这样的话:“梅霓雅下令:一旦决战完了,便要我带你回去——你还要回去么?沙曼华?”虽然神志逐渐模糊,可星圣女依旧一震,微弱地挣扎着,极力摇头表示反对。

“那么,可怜的孩子,我带你回你的故乡去,好么?”长老望着东南方的天际,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明尊度世,怎么会是这种度法呢?不该是这样……这一切不该是这样的。我实在也厌倦了做一枚棋子……这把老骨头,就埋到岭南的瘴气中算了。”

沙曼华眼里蓦地闪过了一道光,嘴唇翕动了几下,却没有力气回答。神志慢慢从她身体里离去,她的眼睛却一直注视着皑皑雪山下的苍茫大漠,模糊的视线里,忽然看到山下极远处一个淡淡的影子,如风般掠来。即便多年未见,她依然一眼认了出来。

他来了?他终归还是中了梅霓雅的调虎离山之计,离开敦煌来祁连山了!

那么,敦煌要万劫不复了吧?他们之间,再也没有见面的余地了。泪水从她眼角长滑而落,滴滴凝成冰珠,她绝望地看着那个越来越近的影子,却说不出一句话。神志在慢慢消失,一阵急怒攻心,一口血吐在了白衣上。

“他来了!”雪峰上长老妙水也看见了那个影子,低声惊呼,“我们走!”

白狮低吼了一声,跃过来驮起陷入昏迷的主人,如跳丸般消失在冰川之后。


分享到:0
评论
还未有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