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大漠荒颜
第十章 兄弟

太阳高悬于冰峰之上,冰雪璀璨晶莹。四围狂风呼啸,祁连绝顶上居然没有一个人。而雪中纵横交错的足迹,断裂一地的冰,无不显示着片刻前这里刚有过怎样的生死拼杀。

白衣来客是以风一样的速度掠上雪峰的,在一眼看到峰顶景象的时候,却仿佛化成了岩石。一行兽类的足印混杂在人的足迹中,向着东方远去;而冰雪上满是结了冰的血,黑衣男子脸朝下匍匐在血和雪里,一动不动。恍然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看着远处还没消失的白狮影子,他立刻就想拔脚追出,但脚绊到了地上黑衣人的身体,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追上去的企图,跪倒在雪地里扶起了重伤的人。

“墨香!墨香!”公子舒夜一把抓起那个雪地里的黑衣人。那个人胸口上血肉模糊,仿佛有利箭对穿而过。看着这个本该回到长安、却出现在这个雪山顶上的人,他失去理智地破口大骂:“你这只疯狗!***又多管闲事!”

来不及多想,他伸手到墨香衣服夹层里摸索着,从狼藉血污中抽出一片碎裂的金色布帛——映着朝阳,竟有一种透明的光芒。公子舒夜忽然间长长松了一口气。天蚕衣!

那是修罗场当年发给最优秀杀手的护身软甲,用昆仑雪山上的冰蚕丝混合了密银织成,可以让杀手们在刺杀中保证自身的安全——在十年前逃出光明顶那一夜,也就是那一件天蚕衣,救了他的命。

那家伙是穿着这件软甲来的……原来,还不算笨到家。

清理伤口、取药、止血、包扎,用冰块来暂缓胸口过于激烈的血流。一度心脉停顿了,他便孤注一掷地将手放在断裂的肋骨上,用力按压,一直到胸腔里的那颗心脏重新跳动。虽然长久没有做过这些事了,但这种本能依然烙印在他灵魂里,处理严重伤势的手法依然熟练。

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甚至无暇抬起头来,去看白狮离去的那个方向;或者看看三百里外敦煌城头腾起的黄尘。除了咬紧牙关和死亡争夺着挚友的生命,他顾不上别的——就像十年前墨香一次次将他从死亡边缘带回一样。

包扎完毕后,他虽想立刻带墨香回敦煌治疗,却不敢移动他的身体。因为多年的经验让他明白这样严重的伤势,即便是高手也需要绝对的静止。他抬手按住墨香后心的几处大穴,将真气源源不断输入体内,护住他微弱的心脉。

他没有料到,如今已成为“鼎剑侯”的墨香,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些年来分别处于帝都和敦煌,两人身份日渐显赫,身处的境地也越发险恶。习惯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他,也已经渐渐失去了当年那份肝胆相照的刎颈热血,内心猜疑渐生。

前日在莺巢对墨香说的那番话,虽是为了激他走而故意冷言相向,然而,那些疑问,难道他平日心里就从未出现过么?或许,墨香对自己也不是没动过猜疑的念头吧?可在看到他即将赴这个死亡之约的时候,那个曾经出卖过他、也救过他的挚友,却毅然跨前一步,挡在了他的身前,代他受了这支箭。这一箭,已将所有撕裂的东西都弥补回来……

日头从祁连雪山顶上缓缓向西移动,影子从一点开始慢慢拖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看到墨香的手指动了一下,内息转强。果然不愧是修罗场里的第一杀手,这个千锤百炼过的身体,即便受了这样的重伤还复原得如此之快。

墨香身子往前一冲,用手撑着雪地,吐出一口瘀血。失去血色的嘴唇开合着,焦急地要说什么却终归没有力气,只好先安静下来,暗自调动全身血脉,积攒力气。

“不要说话!”公子舒夜发觉了他的意图,一掌按在他后心,怒斥,“快推宫过血,自己调息,这样我才好把你弄下山去看医生!”

“别管我!”墨香却忽然拼了全部力气,大叫了一声。血随着他不惜一切的怒吼喷溅出来,星星点点,黑衣的鼎剑侯咆哮起来:“回敦煌!快回敦煌!我听妙水说,回纥大军今日要突袭,咳咳……你若不赶快回去……”

公子舒夜一惊,回头看向百里外的东南方——那里,黄尘漫天,战云密布!这样的声势,决不是区区明教可以做到的。回纥突袭敦煌?回纥今日真的突袭敦煌了?

他再也忍耐不住,从雪地上直跳起来,凝望东方。

“别管我,快、快回敦煌!”黑衣上染满了血迹,冰渣子簌簌掉落,但墨香的语气却斩钉截铁,“从日出到现在,已经快一天了……我怕敦煌……落入回纥手里。这分明是调虎离山……妈的,我们、我们居然都中计了……”

公子舒夜微微发抖。极目望去,东南方战云密布,隐约显露出战争的激烈和残酷。

回纥的狼子野心,他十年来无日无夜不在枕戈待旦地提防。然而只因沙曼华……只因那个女人的忽然出现,令他发了狂一般把一切都抛下,落入了对方的计算。可墨香……那个身经百战、权倾天下的鼎剑侯,居然也昏了头?

“敦煌,咳咳,敦煌守军不过五万……但看对方声势,决不在神武军之下。猝然发难,而军中无帅,群龙无首……我怕、我怕敦煌就要……”墨香只在绝顶上俯瞰远处的黄尘,断断续续催促,忽然间急速做了一个动作,似乎将什么东西吞了下去,“咳咳,丝路要冲若落入回纥手里,中原局势就不受控制了……你别管我,赶快回去……”

“你这样的伤势,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公子舒夜霍然回头,眉间也是烦乱至极,厉声道,“你这个疯子!为了权势不要命了么?我带你回去!”

墨香忽地笑起来,停息了片刻,想了想,又说了一句话:“她被带往南方苗疆去了。不快点儿,就追不上了。”

公子舒夜一惊,呆住。鼎剑侯脸上也有感慨的表情,用手撑住雪地,慢慢站起来,带着满襟的鲜血,抬手指了指南方,又指了指东南的敦煌:“你要去哪一边?咳咳,还是……留下?必须快些作出决定,没有时间了!”

夕阳如血,将冰峰映照得晶莹剔透。绝顶之上,两名同生共死的挚友默然相对。

远处战云密布,烽火连天,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不远处,是那袭再度逝去的梦里华衣,他毕生的至爱。而眼前,却是为自己赴约、伤重垂危的朋友。一边是多年的夙愿和梦想,一边是生死与共的兄弟,而另一边,却是在战火中燃烧的故乡和家园!孰轻孰重?如何取舍?

雪地上犹自有血点点泼洒,结了冰,宛如一朵朵火红的曼珠沙华开在雪峰之上,凄厉而诡异,暗示着不祥的结局——沙曼华……沙曼华!我又一次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内,错过了你。

那一瞬间,公子舒夜只觉自己的心仿佛被看不见的巨掌捏紧,透不过气来。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量忽然如此突兀地压下来,几乎要将他的心智和脊梁压碎。无数声音在心里呼啸、挣扎、怒吼,那样激烈的争夺在刹那间几乎把他的心撕裂开来。

但他的眼睛从第一眼看到,就无法从远处的黄沙战火上移开。虽然看不见战况,可那些哭喊奔逃的百姓和奋勇血战的军队,却是历历浮现在了眼前。那般重压之下,他嘴里说不出话,却向敦煌的方向不知不觉地移出了一步。那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步。

“哈哈哈……”墨香大笑起来,瞳孔忽然奇异地扩散,情绪异样地高扬起来,“世事艰难啊,舒夜!你可知今日?莫怨我当年对你不起。”

他转头看着脸色苍白的公子舒夜,眼里有一种奇异的笑,坦荡而澄澈:“这回好了,我们扯平了!当年累你受了一箭,我今日还你一箭;我那时出卖了你一次,你今日也扔下我一次——总算扯平了!我们回敦煌去吧!”

黑衣的鼎剑侯以手按地,跃下了冰川——那样迅捷的动作,几乎看不出是一个重伤的人。怎么……怎么墨香他一瞬间还能爆发出如此精力?这样严重的伤,即便是武林高手也无法举步吧?难道他这几年来又练成了什么功夫,能短时间内恢复自己的体能?

在公子舒夜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时,鼎剑侯已奔向了山脚他来时骑的那匹黑色骏马,翻身而上,大声招呼道:“快走,回敦煌去!迟了我们又要准备打一场收复战了!”

来不及多想,公子舒夜飞身掠上自己那匹大宛名马,冲下山去。

一黑一白两骑如闪电般,冲向远处战云密布的敦煌。

大宛的夜照玉狮子马和天山的乌电骓,都是万里挑一的名马,日行千里。此刻并肩驰骋在酷热的大漠里,宛如疾风闪电。

黑衣的鼎剑侯在疾驰中一直没有说话,紧紧握着马缰将身子贴在马背上,神志似乎有些恍惚,脸上居然没有露出重伤的痛苦之色。几个时辰后,敦煌在望,鼎剑侯从马背上直起身,不动声色地探手摸了摸伤口,一手的血。但他脸上依然没有显露出丝毫苦痛,从怀中摸出一物,再吞咽了几颗,便只管尽力策马前奔。旁边公子舒夜的眼睛定定盯着前方滚滚黄尘,瞬也不瞬,剑眉蹙起,恨不能一步跨到敦煌城下。

风沙猎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那匹夜照玉狮子马被他催着一路狂奔,半日内从祁连疾奔三百多里,此刻也已经累得口吐白沫。风沙中传来血的腥味,耳边也依稀听得到刀兵相接的刺耳声音,急奔中,公子舒夜发觉地上的死人越来越多,已经入了战圈。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敦煌城外十里,全成了战场。

刚掠入战场的边缘,看到层层叠叠的兵甲和如林的云梯、投石机、火炮,公子舒夜就倒抽了一口冷气——为了这一场突袭,回纥至少出动了五万人吧?

自己不在,霍青雷那家伙仓猝之间,能指挥神武军抵挡这样的进攻么?

然而,一想到此。他的目光落到敦煌城头,就看到回纥的三面大纛已矗立在上,猎猎飘扬!一名全副戎装的回纥番将按刀站在大纛下,带着铁盔,穿着短铠,威风凛凛。那赫然是几年前被他击退过的回纥大将额图罕!额图罕身边站着的,却是回纥公主、明教的月圣女梅霓雅——这绝对是一场深思熟虑的进攻,回纥是决意要对大胤王朝用兵了!

那一瞬间公子舒夜几乎失声惊呼出来——不过一日,敦煌城已经被攻陷了?

“舒夜!”失神的刹那,他听到墨香唤自己。黑衣的同伴脸色苍白、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却不出声地抬手指了指城头,再比了一个“杀”的姿势。

联手刺杀额图罕?公子舒夜在马上微微一怔,看着墨香。他们两人虽然出身修罗场,昔年纵横西域,也曾联手行刺过诸国王室,但如这般直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却依然是从未冒过之险!墨香重伤在身,居然还敢提出这般大胆的建议?

“十年来你养尊处优,到底还行不行啊?或是不敢?”墨香勒马,躲避着乱兵,忽地大笑起来,“如果不敢,这次我来‘明杀’,你做‘暗刺’便是!”

自从修罗场一起当杀手开始,他们两人联手行刺时向来一明一暗,配合得天衣无缝。明处之人冒的风险极大,要吸引住对方全部的注意和武力;而趁这个机会,暗中的真正刺杀者便能将目标一举格杀。

“***见鬼去吧!”一语相激,仿佛一碗烈酒直灌下去,敦煌城主扬声大笑起来,胸中腾地有火焰燃起,眼里有多少年未见的豪情和杀气,“纵横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明杀’这么出风头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你小子来做!”

长笑声中,公子舒夜策马冲入了战团。承影如闪电般连续腾起,所向披靡。冲不过十丈,白衣上便已溅满了血。然而万军之中,三尺青锋毕竟有限,一连斩了十余人后,他干脆收了剑,劈手从一名步卒手里夺下一柄近一丈长、六十斤重的斩马刀来,挥手便是雷霆一击!

“那小子被激出杀气来了啊……真可怕。”站在原地的墨香有点儿惊骇地喃喃自语,看着白衣公子挥舞着巨大的斩马刀冲入敌阵——这样庞大笨重的武器、和高舒夜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气质格格不入,乍一看上去有点可笑。但当每一击都取去数人性命的时候,没有人再顾得上去想别的,只是骇然奔逃,如沃汤泼雪。

那边回纥军队悚然奔逃,连城上的大将额图罕也被惊动,向下看了过来。墨香方待跟上,但胸口剧烈的刺痛让他差点握不住剑,连忙探手入怀,又拿出那个小瓶子,看也不看,便将里面的药丸悉数倒入口中。

他的眼神转瞬又有些恍惚,但只是过了一瞬,疼痛便减弱下去。墨香一声低喝,杀了一个回纥番兵,立时手脚麻利地将那士兵身上紫羊战袄和铁盔剥了下来,穿到了自己身上。他拍了乌电骓一下,通人意的宝马立刻长嘶一声,夹在乱兵中冲向城门。

还不到城下,马背上的人已经消失了。谁都没有留意这个士兵去了何处——墨香就像一滴水融入了战场,瞬间消失无痕。

“高舒夜!是高舒夜!”城头上的梅霓雅看到战阵的混乱,一眼认出那个白衣巨剑的男子,脱口惊呼起来,“来的是他!难道他竟杀了沙曼华?”

额图罕站在外城上,正指挥军队将云梯搭上内城的城墙,却被城上纷纷泼落的滚油烧伤了大片士兵——内城竟攻得这般艰难。

事先得了军机地图,猝然夺取外城,不过用了两个时辰。而城主不在更让军心涣散,敦煌守军纷纷溃退,竟连霍青雷都无法控制局面。但刚退入内城,混乱中,忽见敦煌城主全副盔甲地出现在城头,一边大喝杀敌,一边一连三箭射倒了回纥的三面大纛!将士轰动,军心为之大振。溃退中的神武军在城主带领下重返城头,守住了各处据点。

公子舒夜本就是西域丝路上传奇般的人物。有他在,敦煌便是一座铁城。兵法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如今回纥出动的兵力不过五万,此次要攻下敦煌靠的是智谋奇袭,而如今居然陷入苦战,却是大大的不利。

额图罕正为久攻内城不下而头痛,暗自抱怨公主情报有误。此刻听得梅霓雅惊呼,不由吃惊:“公主,你说此人是高舒夜?”他霍然转身、鞭指内城上甲胄鲜明的白袍年轻人,“那么如今,在内城指挥战事的又是谁?”

“一定是高连城。”月圣女的脸色阴郁下去,暗自咬牙——倒真小瞧了这个刚从帝都归来的质子,她怎么都没料到这个愣头儿青居然在敦煌城破之时,穿了高舒夜上阵时用的盔甲,一下子跳到城头上来!那些乱作一团的守军远远看到城主出现在军中,也不辨真假,一下子士气大振,形势居然就此逆转。

从正午打到晚上,内城久攻不下。那个冒牌城主用兵之出色,居然不在公子舒夜之下,回纥大军一连串的攻击都被他一一击退。守军交替上前放箭压阵,巨石滚木不断落下,一切在那个冒牌城主指挥下井井有条,将内城守得铁桶一般。

“左右弓箭手,给我攒射!”眼看那白衣公子挥动巨刃,所向披靡,额图罕想起几年前败于此人手下的恨事,恶声发令。鞭梢点处,飞蝗般的长箭呼啸而去,几乎将那个人影湮没。但一轮攒射过后,周围回纥士兵纷纷倒下,那一袭白衣却反而往前移了一丈,那沉重的斩马刀挥舞在手里,织成一道光幕。

“***,就不信射不死你!”额图罕只觉怒意直泛上来,厉声下令,“再给我射!看他有三头六臂不成?”听得这般吩咐,梅霓雅不由皱眉,高舒夜是一定要杀的,可额图罕这般不顾敌我混杂,只顾开箭,也太过分。

又一轮箭雨过去,白衣上赫然多了斑斑点点的血迹,但公子舒夜已然杀到了城下,傲然仰头。那样清冽而充满杀意的眼神,让城上坐拥大军的额图罕不禁一凛。公子舒夜拖着斩马刀来到城下,气息平稳,忽地将刀一扔,手一按城墙,便如一羽白鹤般凌空掠起。

竟这样高跃于万军之中,真是走投无路,非要冲入内城去了吧?

无论怎样的高手,在半空中便无法再借力,这样跃出无异于将全身空门大露,只等城下千万军士来射。额图罕一惊,忽地哈哈大笑起来,用尽全力挥鞭下令:“攒射!统统地给我射!把他射成一只刺猬!”

梅霓雅皱了皱眉头,忽觉有点儿不对:高舒夜出身修罗场,对于搏击刺杀一道堪称绝代高手,怎会如此孤注一掷?

但额图罕却大笑着,连声下令:“拿弓来!拿弓来!看我射下这小子!”

旁边有一名军士应声上前,低头恭谨地捧上一张玄铁长弓。额图罕站在大纛下,张弓搭箭。正要射去的时候,忽觉得心里凭空一冷——就在这个刹那,黑色的短匕无声无息剜入了他的心脏。快而准、直透三重铁甲!

动手的是那名献弓的士兵。头盔上的护颊遮住了他的脸,看上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此刻一击得手,他扬头冷睨,眼神却亮得如同寒星。

“墨香?”月圣女在一刹那认出了这名久已不知下落的杀手,震惊不已。失踪了十年的修罗场第一杀手,居然出现在敦煌城头!她脱口便唤:“十二黑衣,全力捕杀!”她身侧十二名黑衣刀客立时发动,向着城头的刺客包围过去。

就在这兔起鹘落的一瞬间,那边万箭齐发,却已然射落了那袭白衣!带血的白衣向着城下如林的刀兵疾坠,城下的士兵们发了一声喊,便齐齐聚了过去。但墨香不管不顾,却径直掠向城头,夺过一张弓,急速射出一支箭去!

“舒夜,快!”他一声大喝,箭射向虚空。半空中箭杆咔啦一声折断,但借着那一踩之势,原本力竭的身影再度硬生生拔高三尺,手指一搭城头便跃了上来。同时,那一袭浴血而出的白衣飘坠于地,上面已经千疮百孔。

“好险。差点儿成刺猬。”墨香喘着气,看着底下如林的弓箭,笑,“金蝉脱壳。亏你反应得快,半空就把衣服脱了。”

“当着那么多人脱衣,倒还是第一次。”只剩里衣的高舒夜同样微微喘着气回答。那样万军中一路杀下来,身上已有了多处箭伤,然而他只是应和着同伴的调侃——从来都是这样……在多年来的联手行动里,越是危险的关头,他们便越是平静和放松。

“糟糕,是修罗场新培养出的十二黑衣。”看着那一列逼过来的黑衣人,墨香迅速判断了一下,“算是我们的晚辈了——可二对十二,打不过。”

公子舒夜提剑和墨香背向而立,怒道:“打不过,那就快逃!”

墨香用眼睛迅速丈量好了方位,低声道:“离内城城门三十丈。须连过十二人,我们一人负责六个。有把握没?”

公子舒夜冷笑道:“我们哪次出手时有过把握?”

一语未毕,仿佛心有灵犀般,两人同时扑出。墨魂和承影画出凌厉的弧度,分取左右两路。同样修罗场出身的十二黑衣拔刀拦截,彼此的那些招式,居然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然而,同样的招数,经验上却迥异,这些后辈们怎么会是同行前辈的对手?墨香和舒夜大笑起来,联剑出手,恍然间竟似回到了当年一起杀了监场妙风的时候。

月圣女梅霓雅看着一黑一白两道闪电掠去,十二黑衣难撄其锋芒,纷纷被击退。她连忙厉声下令放箭,然而她虽为公主,却无兵权,周围士卒一时竟不敢动。

墨香和舒夜一旦联手,这世间没有什么能挡住吧?

在杀退最后一名黑衣杀手的时候,他们已冲到了内城下。公子舒夜对城上的敦煌守军大喝开门,但一抬头,却看到了城头上那个甲胄鲜明的白袍少将。他的眼神骤然一变。

——连城?竟是连城穿了自己的盔甲,带兵守住了内城!

那一瞬间他心里忽地有了极其复杂的感觉,不知道是欣慰,抑或绝望。他一直期待着这个二弟能独当一面,如今发现连城果然有这样的才能时,却惊觉自己被重新逼入绝境。

“墨香……你算漏了一点。”微微苦笑着,公子舒夜击退了几个逼上来的回纥士兵,和墨香再度背向而立,说话间已然有些气喘,“什么三十丈啊……有连城在,这个内城我是死也进不去的。这回怎么办?再一起梯云纵掠上内城去?这回可真要成活靶子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背后的墨香许久没有回答。公子舒夜忍不住回身,忽觉自己背上温热一片。反手摸去,竟摸了一手的血!

“墨香?墨香!”他大骇,转身去扶那个眼神开始溃散的同伴,一扶之下,又是满手的血——那件黑衣上已然浸满了血,但被黑色压住了,竟是一直不显。墨香勉力拄剑,不让自己倒下,脸色却是从未有过的苍白。方才一连串的激斗,实在耗尽了他的体力,他再也装不下去了。

“连城!开门!”公子舒夜终于忍不住对着城上的兄弟大喊起来,声音里带着惊惧,“快开门!我求求你,快开门!我可以不入城,但你要让墨香进去!”

他桀骜半生,第一次出口哀求。但城头上那个穿着盔甲的人却掉头而去。

面对身后逼过来的回纥大军,公子舒夜只觉心里一点点冷透。他再也顾不上别的,将墨香推在身后,拔剑回头对着那缓缓围上来的回纥士兵。外城上,月圣女在冷笑,看着走投无路,被迫返身回到天罗地网中的两个人。

那样的情况下,他心知已然无幸。但有什么比救墨香的命更重要?再也顾不上保守什么秘密,公子舒夜忽然间豁出去了,一边不停挥剑杀掉逼过来的敌人,一边大喊:“连城你听着!城下这人,就是帝都十年来照顾你的人!便是鼎剑侯!你快开门、快开门啊!”

不停有士兵逼过来,不停地砍杀。血溅了他一脸,他却拼命大喊,不敢停下手。

“什么呀……”耳边有人喃喃,忽然间腰中便是一紧,他下意识挥剑砍去,看到的却是墨香苍白的脸,他的同伴用尽了最后一点儿力气,把他从乱兵中拉回来,指给他看:“内城的门已经开了……你、你还鬼叫什么呀……”

穿着他的盔甲,连城站在打开的城门后,看着他嘴唇动了动。

公子舒夜又惊又喜,再也来不及多想,便扶着墨香掠入门中。身后回纥士兵跟着拥进来,但门内带兵的霍青雷显然早有防备,一边急令关门,一边两旁埋伏的刀斧手便一拥而上,将那些回纥番兵杀于当地。

“公子,你可算回来了!”霍青雷只得空说这么一句话,便继续带着士兵堵城门去了。

公子舒夜扶着墨香站在内城里,生死逆转之下,感觉恍如隔世。几步之外,全副戎装的高连城站在那里,嘴唇翕动着,似乎想说什么,却终没说出来。公子舒夜喘息着,微微点头:“二弟,我知道你恨我入骨。放心,这次你有本事守住敦煌,这套盔甲穿上了你就不用再脱下来!只要你照顾好鼎剑侯,要我退出敦煌,回到外头乱兵里去都可以。”

连城嘴巴动了动,还是没说出话来。忽然间,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低声唤:“大哥!”

那一句爆发的哽咽宛如惊雷击下,让出生入死、毫不改色的敦煌城主都呆在当地。他看到连城踉跄冲过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语不成声地叫着他大哥。那一瞬间,公子舒夜觉得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记忆中,二弟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叫过自己大哥吧?

“大哥!”刚才指挥大军连番血战、守住敦煌的年轻将领,此刻忽地像孩子一样哭出声来,“大哥。我都知道了……绿姨、绿姨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公子舒夜震惊地看着二弟,看着他从怀里拿出的那张信笺,上面有着斑斑墨迹:与君今世为兄弟,更结他生未了因。

“我想去找你回来的…可你不在,回纥又忽然来袭……我、我只好穿了你的盔甲上阵,”连城眼里是湿润的,完全不掩饰内心的激动和痛悔,胡乱解下自己身上的戎装,“还给你,哥,我不是想夺城主之位!我只是…只是怕敦煌落入回纥手里……”

那一个瞬间,公子舒夜看着孩子般痛哭的二弟,忽然间百感交集。

真是个傻孩子啊……毕竟有杀母之仇,可在看到那些信笺之后,连城就如此毅然地放下了多年的积怨?就算不论私怨,此刻他开城将自己迎入,同时也放弃了成为敦煌城主的机会!这个傻孩子……

“现在你知道,我、我为什么要把他……教成这样了吧?”墨香的眼神涣散开来,因为身上的伤痛而面目抽搐,却慢慢笑了起来,断断续续,“只有这样的人……才可能和你、和你重新做回兄弟……我、我……”他话未说完,公子舒夜只觉肩臂间忽然一沉,墨香浸满了血的身体猝然压下来。一个扁平的碧玉瓶子从失去知觉的人手里掉落,瓶子里已经空了——极乐丹!墨香服用的居然是那瓶从莺巢顺手拿走的极乐丹!正是靠这种迷幻药的药力来麻痹身体、缓解痛苦,重伤的人才撑到了现在。

“墨香!墨香!”


分享到:0
评论
还未有发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