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大漠荒颜
第十一章 归去来

长河落日,狼烟滚滚。三日后朔方、酒泉等地援军陆续到来,回纥大军自行解去,只留下一地辎重、尸体狼藉。然而趁着战乱,大光明宫东来的明教教徒,却成功地在月圣女梅霓雅的带领下绕外城而过,去往中原。待得战局平定,已然追之不及。

收回外城后,敦煌城主一边写下奏章,将此事告知大胤王朝,一边着手整理残局。

这一场混乱过去,惊惶的仆婢们才发现绿姬自缢于瑶华楼上,留下了一封书信,说:既然城主对二公子有恩,她便不能为主母复仇。而将敦煌出卖给回纥,亦无颜再见霍青雷,故以死相谢。只求城主日后善视幼弟。

公子舒夜见信,久久不语,命人将绿姬安葬于老城主夫妇坟冢之旁。

少年时就和绿姬认识,他知道她原也是聪颖善良的人。但权势和阴谋扭曲了这个女子的灵魂——而这个女人一生的偏狭恶毒,说到底,只不过来自于对昔年恩人的忠义。但最后,她毕竟不曾毁了那些玉管书信,而选择把真相告诉了连城——只看在她生命中最后这一举动上,他便会原谅所有。但她竟还是寻了一死。

此战过后,敦煌城慢慢恢复了以往的秩序。可大胤王朝风雨飘摇,明教此番又穿城东去,只怕从此中原无论在朝堂上还是武林中,都不会安稳吧?

时局严峻,只不过在敦煌休养了三日,鼎剑侯便马不停蹄地秘密东归。

敦煌城外黄沙漫天,斜阳将两人的剪影拖得很长。远处,由鼎剑侯心腹长孙斯远带领着,一队侍卫在静待王侯话别。古道又西风,帝都人归去,长亭折柳,风沙中驻足一叙别情的又有几人?

“别婆婆妈妈了,我回帝都后一定小心就是。”黑衣的鼎剑侯有些不耐,翻身上了乌电骓,忽地笑道,“以后别再乱吃那种药了,死小子!我离开修罗场后半年内就戒掉了,你却越来越沉迷。这次刚一见你的时候,那活死人的样子可吓了我一跳。”送别的白衣公子微微一笑,道:“你这次一口气吃了一整瓶,回去也要再戒一次了。”

鼎剑侯在马上看着同伴的脸,忽然间有些忧心——怎么又变成了那种消沉颓丧的气息?仿佛绝世利剑出鞘一斩,便又回到了鞘中,此刻舒夜的表情是如此疲倦而淡漠,完全没有了几日前纵横沙场,千军辟易的锋芒。那样的苍白、阴郁而沉默,仿佛又成了莺巢里那个醉生梦死的奢靡城主。

犹自记得舒夜说出“生无可欢,不如就死”那句话时的表情,他不禁悚然。

鼎剑侯忽然间从马背上翻了下来,重重拍了拍公子舒夜的肩膀,抬起手来,指着南方苍黄的天际:“待得大局定后,就去苗疆找她吧!我知道你不愿做皇帝,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

黄沙簌簌吹到脸上,公子舒夜极目看着南方,眼里却有一种宿命般的苦笑——十几年了,与她一次又一次地擦肩而过。命运似乎没有给过他们两人半分的机会。情义自古难兼顾。自从在祁连山顶上面对着种种取舍、向敦煌方向迈出那一步后,他就再度失去了沙曼华——那是他在这个浮华冷漠的世上,内心存留着的唯一梦想,但却又脆弱得触手即碎。他不自禁做了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将手按在胸口正中,蹙起了眉头。时隔多年,那一处的伤痛依然刻骨铭心——仿佛那一缕被射碎在他血肉里的秀发,在他血脉里蔓延生长开来,将他整个身心包围,令他日夜不忘。然而,那一缕秀发的主人,如今又在这苍天下的何处?

鼎剑侯看着他默然的表情,用力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放心,一定会找得到的!等我搞定了帝都那边的局面,便下令普天之下帮你一起找。”

公子舒夜只是一笑:“还没当上皇帝呢,就想着假公济私?”

“天子无私事。”黑衣的鼎剑侯蓦然大笑起来,眉间睥睨,忽地顿住了笑声,“即使你找不到她,你还有兄弟!别说什么生无可欢的屁话!生无可欢?生无可欢为什么你那时候还在拼命杀敌?”

想起几日前那一场出生入死的拼杀,公子舒夜微微一怔,忽然长长叹了口气:沙曼华是他的梦想,帝都权势则是墨香的霸图。也许人的一生里,追逐的是梦想和霸图——而在那之上,却依然还有别的东西,比如兄弟和故土,那是他生命里永难放下的重负。有时候,人们偏偏只因为这样的重负而极力奔走。

白衣公子忽地振眉朗笑:“好,回帝都自己小心,我等着你做皇帝!”

鼎剑侯策马归去,扬起一路黄尘。公子舒夜看着那一骑在侍卫的护送下离去,便缓缓转过身去,安步当车,在如血的斜阳中负手归去。

敦煌城外的战场上,依然尸体狼藉,秃鹫盘旋着叼食死人的血肉。沙风呼啸,卷起几个小小的旋风,仿佛那些新死去的灵魂出了壳,在原地盘旋起舞。远远的有几个影子穿行在沙场里,埋葬着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回纥士兵。

风沙过耳,他仿佛听到远处有人在唱一首曲子:“人说天宇是个覆盆,我们匍匐着在此生死。明尊是我慈父,领我同归彼岸乐土——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来兮,何所终!”

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来兮何所终!彼岸,是否真有乐土?

“至景帝十八年,秋,回纥额图罕将步骑五万,袭敦煌。克外城,其将崩矣。以职守长公子舒夜失所踪,次弟连城贯兄甲胄,跃呼杀敌,守将霍青雷随之。人以公子归,群情振奋,终克狄夷。敦煌遂安。时人大贤之,公子连城之名播于西域。”

——《胤书•列传•公子舒夜》

那一场血战,最后落在史册里的,只是这样寥寥几句话。

两个月后,帝都里传出有刺客入宫行刺的谣言,疑为明教余孽作乱,朝野对明教围剿更为严厉。来自总坛的月圣女接任了教主,带领中原魔教余党转入地下活动,销声匿迹。龙熙十八年十二月初三,胤景帝薨,无子。鼎剑侯扶南安王世子继位,改元太兴,是为武泰帝。武泰帝年幼无助,故令亚父鼎剑侯摄政。

太兴初年六月,西域初定。敦煌城主高舒夜上表请辞一切爵位,不等帝都恩准便挂冠而去,不知所终。大胤朝廷下旨令其弟连城荫袭,继任敦煌城主兼安西节度使,加封西宁王。封霍青雷为神武将军。

曾经是丝路传奇的公子舒夜从此消失了,有人说他去了帝都,有人说他去了南疆,甚至有人说他泛舟去了海外……丝路依旧繁华,各国商旅来往频繁,将这个大漠荒颜的故事带向四面八方,包括当年公子舒夜自编的那首曲子,也被传唱在风里:

“将军谈笑弯弓,秦王一怒击缶。

天下谁与付吴钩?遍示群雄束手。

昔时寇,尽王侯,空弦断翎何所求?

铁马秋风人去后,书剑寂寥枉凝眸。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

燕赵少年游侠儿,横行须就金樽酒,

金樽酒,弃尽愁!

愁尽弃,新曲且莫唱别离。????

当时谁家女,顾盼有相逢?中间留连意,画楼几万重。

十步杀一人,慷慨在秦宫。泠泠不肯弹,翩跹影惊鸿。

奈何江山生倥偬,死生知己两峥嵘。

宝刀歌哭弹指梦,云雨纵横覆手空。

凭栏无语言,低昂漫三弄:问英雄、谁是英雄?”

(全文完)


分享到:0
评论
还未有发表的评论!